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执峰/熊包]两种爱情 03-04

许久不更...来更文啦

两种爱情01-02


-


    03
  

    夏天的风吹得很轻,烤着羊肉串的小摊在昏暗的路灯下。指针已经快要指到凌晨,炉子里的碳火明明灭灭。啤酒瓶子清脆的碰撞声混杂着吵吵扰扰的琐碎闲话浮动在空气里。



    吕鋆峰和熊梓淇坐在街边的小凳子上吃的香甜,盘子里还剩了最后一只肉串。他们没有那么红,甚至还是不怎么知名的小演员,就和普通的大男孩一样,可以安静的坐在街边,不用带口罩,也没有墨镜,没有人能认出来。



   吕鋆峰盯着那一只肉串,将盘子向熊梓淇那边推了推,鼓了鼓腮帮:“还是熊老师吃吧,你看看我这包子脸。”



    熊梓淇又将盘子推了回去:“我也是圆脸。”



    吕鋆峰撇了撇嘴,还真是。他们俩明明都不胖,却意外的都是圆脸。大概是缘分吧。吕鋆峰想了想,笑得眼睛弯弯:“熊老师,要不做个约定,以后要是剩了最后一口,咱们就谁都别吃。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熊梓淇也弯了唇角,笑得有些宠溺,探过身子去捏了捏那肉肉的包子脸,又擦了擦他唇边的油渍,然后顺势起身去结了账。



   凌晨的马路上,空空荡荡,只有路边草丛里稀稀疏疏的虫鸣。不知道是谁先牵了谁的手,路灯投下,牵扯出两个人交握着双手的长长剪影。



   吕鋆峰看着不远处横店里不知道是哪个剧组还亮着的灯,也许又是一场大夜戏。心里忽然有点儿伤感,他侧过头向上看着熊梓淇好看的侧脸,有些出神:“梓淇...你说将来我们会红么?”



   熊梓淇笑了笑,他知道,吕鋆峰外表活泼开朗,可内心的每一分情感都十分细腻,尤其是夜里,总是容易多愁善感。他停下了步子,握住吕鋆峰的手轻轻的捏了捏:“不管红不红,我都陪着你。”


   吕鋆峰忽然就心里一酸,娱乐圈的路难走,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要面对的也不会容易。一切都刚刚开始,沿着脚下的路走下去,是通往横店的路,可通向未来的路又在哪里呢?他怕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是这样不温不火的,拍着些不出名的网剧,一直到放弃这个圈子。可他又怕他们红起来,那样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,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随心所欲的牵着手压着马路。


 

    吕鋆峰抬起头,直直的望进熊梓淇的眼睛里,和那双清澈的瞳仁里映出的自己:“梓淇,要是将来红了,我们还能这样在一起么。”



   熊梓淇沉默了一下,将眼前多愁善感的小包子揽进了怀里,低沉的声线在他耳边萦绕:“我会把你保护的好好的,不让你受一点伤害。直到我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承受我们公开的时候。”



    吕鋆峰靠在熊梓淇怀里,听着他的心跳,和自己的心跳声缓缓交织在一起。心一点一点安定下来,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

   熊梓淇拍了拍他的后背,温热的气息凑到他的耳边:“大峰,你要一直爱我。吕鋆峰要一直爱熊梓淇。”



   其实熊老师也是会患得患失吧,吕鋆峰心里想。他刚想说些什么,却又听见熊老师带了几分笑意在他耳边响起:“这样,才不辜负你当初对我死缠烂打的心意啊。”



   吕鋆峰看着那张明媚的笑脸,知道他是故意来逗自己开心,心里生出些感动,嘴上却一点儿都不饶人:“好啊你个熊梓淇就会胡说!明明是你追的我!”



  熊梓淇弯了弯膝盖,和吕鋆峰同一个高度,眯了眯眼睛:“那,现在给你个机会追我喽!”说完迈出长腿向前面跑去,跑了两步又回头看着吕鋆峰,眸子在路灯下映得晶亮晶亮,满是深情。



   年轻气盛的岁月啊。



   吕鋆峰有些想哭。却也想笑。他确实忘了是谁先追的谁,也分不清是谁先动了心,在那一起走过的艰难日子里,也许是熊梓淇比他大几岁吧,总是严肃而又温柔。两个人一路跌跌撞撞,却又相互扶持,将他的心一点一点塞得满满当当,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。既然未来怎样,还是那么未知。不如珍惜当下。




   吕鋆峰也恢复往日的样子,特有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马路上。他笑着向前面的熊梓淇追过去,两个人的笑声混在一起,打碎这本该宁静的夜晚。追闹了一阵,两个人累得微微喘气,才又牵了手继续往回走。掌心都泛出些湿润的汗水,却依旧十指紧扣。



   月亮洒着温暖的光,明月在天,清风吹叶。有迷茫,有欢笑,有虫鸣,有夏夜。


  

    这是吕鋆峰的二十岁,属于他和熊梓淇的二十岁。


04


   吕鋆峰回酒店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,他轻手轻脚的开门怕吵到赵志伟睡觉,没想到打开门却被室内的光亮吓到了。



  “我的王,你还知道回来。”



  “还没睡?不会是在等你的王回来吧?”吕鋆峰关上门走进来,踢掉鞋子,看着赵志伟靠在床头看着自己,心里忽然有点儿说不出的感觉,嘴上开玩笑似得问他,心里却十分紧张。



  “大峰你脸好大!”赵志伟听他问,一下笑了开,扬了扬手里的台本,给他展示了那一摞台词,“你看看这台本,我还要多背几遍。”



   吕鋆峰松了一口气,脱了外套扔在床上,准备去洗漱。



   赵志伟喊了他一声,指了指地上的拖鞋:“哎,大峰,地上凉把鞋穿上。”



   吕鋆峰笑的眼睛弯弯,穿了拖鞋进了卫生间,还不忘在门口露出一个脑袋:“还是老赵贴心~”见赵志伟作势要砸个枕头过来,又赶紧把包子脸收了回去。



   赵志伟坐在床上推了推眼镜。大峰,是熊老师贴心还是老赵贴心?不过这话赵志伟可没敢问。赵志伟心里有些不舒服,他不知道吕鋆峰是什么时候和熊梓淇在一起的,至少他刚刚喜欢上他的时候还没有。



   赵志伟刚进公司的时候,就和吕鋆峰混熟了。两个人在台湾拍终极一班的时候,其实是赵志伟演绎生涯里最难度过的一段日子。他的执并没有被那么多人接受,那是他们第一次演电视剧,无论是演技还是各个方面都很青涩,没想到却是那个比他还小上一岁,平日里整天嘻嘻哈哈闹腾着的小包子来安慰他。



   那天两人都喝了点儿椰汁,赵志伟放空了会儿,转头对吕鋆峰说:“大峰,我想放弃了。这条路太难走了。”



 “喂我说赵志伟,你想想那些喜欢你的人都没放弃你,你凭什么放弃你自己?”


 “大峰....”



  “志伟,我们一起努力,总会有熬出来的那一天的!”吕鋆峰本来就不怎么会喝酒,喝了两杯,就整个人有些晕晕的,一巴掌重重的拍在赵志伟肩上,向他傻笑着。



    也许是这个重重的安慰,也许是混着酒味儿的笑容,也许只是眼前的吕鋆峰,就这么记进了赵志伟的心里。生根发芽,纠纠缠缠,不能自拔。



   赵志伟轻轻叹了口气,看了看吕鋆峰扔在床上的外套。是刚才熊梓淇给他披上的那一件,赵志伟心里有些苦涩。有些话,还没能说出口,便没了机会。可是他会等,他不会放弃。如果吕鋆峰幸福,那他便作为朋友陪在他身边。若是他不幸福,那他就做那个能让吕鋆峰幸福的人。



   吕鋆峰洗漱完出来,就看见赵志伟盯着自己床上的那件外套。心里有点儿尴尬和不安,假装笑了两声:“刚才太饿了,就和熊老师出去吃了点儿东西。没带外套,就管他借了一件儿。”


   他本以为赵志伟会说他一个大男人还这么怕吹风,可是赵志伟难得的没有怼他,也没有什么表情,淡淡的嗯了一声,放下剧本,关了灯:“很晚了,累了一天,睡吧。”



   吕鋆峰也确实有些累,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却睡不着。房间里很安静,听得见赵志伟的呼吸声,他也没有睡。


   

   赵志伟望着天花板,犹豫了许久,还是开口问了:“大峰,你和熊老师...”



   吕鋆峰心里一惊。原来赵志伟还是知道了,不由得有些苦笑。毕竟同性之间还没有那么容易被大家接受,所以他一直没有跟身边的朋友说过什么。



   吕鋆峰整个人埋在被子里,沉默了许久,久到赵志伟都以为他睡着了,他才回了一句。



  “赵志伟。”
  “我没弯,只是...碰巧是熊梓淇而已。”



   说完这句话,吕鋆峰心里还有些忐忑。他一直觉得赵志伟是个直男,他怕赵志伟不能接受,毕竟两个人都是他的朋友。以后还要一起相处。



   赵志伟始终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吕鋆峰渐渐的困意上来,赵志伟听着他逐渐平稳的呼吸,才将身子侧了过去,在黑夜里用眼睛描摹着吕鋆峰看不清的面容。吕鋆峰是接受同性的,可他接受的却是熊梓淇而不是他赵志伟。



   有些情深,有些失落。终究化作了唇边一抹苦涩的笑意。



“吕鋆峰,我也不弯,只不过碰巧是你而已。”



-tbc

评论(27)
热度(88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