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得体夫妇]一渡轮回

cp:傅恒x璎珞

-

魏璎珞感觉到一阵冷意,这里无风无雨,却偏偏让人觉得这般彻骨生寒。心里茫然无措,孤寂冷清之感渐渐袭上心头。

我是谁?
我在哪里?


魏璎珞低头发现左手里拿着一只木牌,上面刻着她的名字,原来自己是唤作魏璎珞的。


路边的彼岸花开的茂盛,璎珞等在人群里,看着她来的地方。那里有一位婆婆,盛出一碗一碗的汤。她面前的人群哭哭笑笑,吵得人耳根发痛。有的人哭喊着不要忘却,有的人却一饮而尽满怀释然。


璎珞努力的回想自己来时是什么样子,上一世,又是什么样子?可她的脑海里依旧只是一片空白。


忽然轮回的门开了,人群一阵涌动,璎珞竟生生被挤了出来。手里的牌子也掉在地上。她有些气恼,明明是...

[嫌弃夫妇]等梦回还03

咸粽终于上线!废话一大车

- 03

  岳绮罗原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这种感受了。自从她神魂不灭以后,偶尔会有没能食人精气的时候,那也只是法力不济的虚弱罢了。可是这一次却是真实的,法力源源不断从体内被引到无心设好的法阵里。这种法力大量流失的感觉,让岳绮罗的神识有些涣散。像是身子都浸了水,在苦水里浮浮沉沉。

  如果不是用余光看到无心几乎都泡在血水里的身子,和他脸上不做掩饰的痛苦,岳绮罗都会觉得,这一定是无心为了杀她设好的一个局。毕竟这种感觉同死亡太过于接近了,近到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无心,只是朦朦胧胧间,她好像看见——

  那人裹在蓝色的军装披风里,整个人散发着灰...

[嫌弃夫妇]等梦回还02

02

无心有些怯怯的盯着眼前的老熟人,他已经告诉她张显宗的转世,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回来找到了他。

按道理来说,他们两人应该相生相杀,不死不休。她杀了他爱的人,他杀了爱她的人。抛去爱不爱的,他们都杀了对方最重要的人。是不应该这么心平气和的坐着的。

无心自从岳绮罗出来,已经没有斗下去的心气了。他们都是这个世间不死的存在,其实岳绮罗说得对,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也只有他们二人可以相伴到最后。却都阴差阳错的遇见了另一人,都过着各自的命途。倒是成了敌人,如今他们也算两清。

就在无心暗自揣摩岳绮罗的来意,岳绮罗却开口了:"无心,他不是张显宗。"

"怎么可能?你在魂术这方...

[嫌弃夫妇]等梦回还 01

岳绮罗x张显宗
有私设
可能ooc
没有太多波折 十几章左右

-
01

岳绮罗觉得自己活的有些久了。

久的不知道该在这人间做些什么,人脑花儿吃的有点多,反而显得不太好吃了。她想,自己好像更爱吃糖豆,甜腻腻的。已经好久没有人买给她了。但吃坏了的牙还是偶尔疼一疼。

在她漫长的不能够称之为一生的时光里,岳绮罗想的最多的,除了如何神魂不灭之外,就只剩下了一个凡夫俗子。

张,显,宗。
也不是经常想起他。

只是偶尔路过文县的时候想一想。
偶尔想吃小孩子新鲜脑花儿的时候想一想。
偶尔下雪的时候想一想。
偶尔牙疼的时候想一想。

岳绮罗被无心放出来的时候,本来还是想杀了无心,毕竟这个人杀了爱她的人。但他说,他最后...

[全cp]天水诀(一)

江湖AU 有私设 

天璇天权天枢天玑四个江湖势力


-


    风吹衣,人驻马。

    笑看黄沙走。


    陵光展开手里的羊皮地图,对照着眼前,古驿道绵延,日头溶在云天之上。他微微皱了眉眼,转头看向身侧,将地图递给身旁小白马上的人:“公孙,我们还需多久才能到天水地宫?”


    公孙钤接...

[执峰] 鱼肉馅包子/小短甜

钤光执峰屹立不倒!
我爱钤光 我爱执峰
爬墙太多 一个小短甜表表忠心

01

     赵志伟终于录完了一年级最后一期,开始了一个短暂的小假期。一年级真的占用了他太多精力,从夏天一路走来已经快到了数九天气。

    寒气涌上唇齿,风像是一把钢尺,吹脸打脸,吹手打手。快到年关了,算了算日子,已经又有好久没有见过大峰了。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赵志伟觉得自己大概已经七老八十该入土为安了。

   但是当他带着一身寒气,把门里的小包子抱了满怀的时候,赵志伟觉得自己推开了棺材板儿,从土里跳了出来,建木回春,又重...

[执峰/熊包]两种爱情 03-04

许久不更...来更文啦

两种爱情01-02


-


    03

夏天的风吹得很轻,烤着羊肉串的小摊在昏暗的路灯下。指针已经快要指到凌晨,炉子里的碳火明明灭灭。啤酒瓶子清脆的碰撞声混杂着吵吵扰扰的琐碎闲话浮动在空气里。

吕鋆峰和熊梓淇坐在街边的小凳子上吃的香甜,盘子里还剩了最后一只肉串。他们没有那么红,甚至还是不怎么知名的小演员,就和普通的大男孩一样,可以安静的坐在街边,不用带口罩,也没有墨镜,没有人能认出来。...

[钤光] 西厢记 01

AU西厢记 有改编 ooc有

对又是我 旧坑没填 半夜脑洞 我有罪

争取五章完
01

     公孙钤本是那礼部尚书之子,生得长身玉立,眉目俊朗。更是满腹经纶,君子风骨,只恨父母双亡家道中落。可这公孙钤别看一副文人模样,骨子里呀却是有着那武人都拗不过的不服输劲儿。

     他这一思量,卖了些家财,带了点儿细软,就只身上京赶考去了。

   

     路过蒲关的时候本没想着停留,都是他那拜把子兄弟裘振给留了下来。说起这裘振,本也是山...

[钤光]执愿05

本章有车预警....

今天起来发现二百粉了,回馈社会感谢各位关注啦!!于是人生第一次开车.......小破车开不稳不要介意!

OOC有有有 不喜憋着


-


05


      陵光一时兴起在公孙钤府上留的突然,又要沐浴更衣,只得穿了公孙钤的衣服来。公孙钤本就比他身量大些,那衣衫便松松垮垮的披在陵光身上。


     公孙钤忙完了一些国事,在门口站了片刻,轻轻推开房门。见陵光披着自己的衣服,坐在床边研究衣服上的花色。...


[钤光]执愿04

好久不更这篇了...

前文 执愿01 执愿02 执愿03

OOC有 是我的 

-

04

    公孙钤被陵光此话一惊,知他是调笑,也不急着解释。只觉得自己当真是被迷了心窍,竟做出如此荒唐越礼之事,放在陵光腰间的手也松了下来,一时不知该放在何处。

     正在公孙钤无所适从之时,门外忽然传来小侍的疾呼:“王上,天枢那边传来战报。”

    陵光听了犹豫一下还是起身,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紫色外袍。回头看公...

1 / 4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