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得体夫妇]一渡轮回

cp:傅恒x璎珞

-

魏璎珞感觉到一阵冷意,这里无风无雨,却偏偏让人觉得这般彻骨生寒。心里茫然无措,孤寂冷清之感渐渐袭上心头。

我是谁?
我在哪里?


魏璎珞低头发现左手里拿着一只木牌,上面刻着她的名字,原来自己是唤作魏璎珞的。


路边的彼岸花开的茂盛,璎珞等在人群里,看着她来的地方。那里有一位婆婆,盛出一碗一碗的汤。她面前的人群哭哭笑笑,吵得人耳根发痛。有的人哭喊着不要忘却,有的人却一饮而尽满怀释然。


璎珞努力的回想自己来时是什么样子,上一世,又是什么样子?可她的脑海里依旧只是一片空白。


忽然轮回的门开了,人群一阵涌动,璎珞竟生生被挤了出来。手里的牌子也掉在地上。她有些气恼,明明是按照顺序,被鬼差唤到才去投胎,挤到前面去又有何用?真是恨不得将那些人的生魂砍上几刀才解气。

忽然身后有一人拍了她的肩膀。



璎珞一个回眸,便映出了眼前那人,一脸温润,当得是君子端方,偏又生得剑眉星目,濯濯如三月青竹。那人将牌子递给璎珞,冲她温柔一笑。


“这是你的牌子么?要小心好了,名牌丢了可不能投胎的。”

“嗯。”璎珞接过牌子,面上依旧冷冷的,心里却难得的没有觉得男子多事。

两人一起被挤在人群外等着鬼差叫到自己的名字,那男子看着璎珞轻轻道:“刚才无意间窥见,你唤作璎珞吧。”


璎珞点了点头,低头看了看那人伸到她眼前的名牌。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:富察傅恒。

璎珞莫名觉得熟悉,笑了笑道:“你这名字好生眼熟,像是在哪里见过。”

傅恒目光柔柔地望着她,忽而一笑:“其实我亦有同感,只是怕唐突了姑娘罢了。”

璎珞刚想说些什么,却忽然看见身后的一处景致。那里横卧着一条河,河上泛着点点荧光,如梦中星河,煞是好看。忍不住上前几步,连忙回头指了给傅恒。


“你看,那些荧光,好像是天上的星河落了下来一般。”

傅恒看着那少女,面容娇好,却少了分女子的娇柔,透着十分机灵。眸子里光彩翼翼,整个人映着身后的萤火,不似等着投胎,倒像是落了凡尘的仙子一般。心念一动,上前站在她身侧。

“我听闻,喝下孟婆汤会忘却前尘,将那些记忆留在忘川河里,化作点点萤火。说不定,你我的记忆,也在其中。”

璎珞看着那些萤火纷飞,又看了看那群喝过孟婆汤无悲无喜等待投胎的人群。心里忽然不舒服起来,像是有什么堵在心头。许是没有了上辈子的拘束,难得的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:“你说我上一世是什么样子?我竟一点都想不起来。”

傅恒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,不过,上一世我心念一个人,至死都未曾忘却。我只是隐约的记得,她曾唤我少爷,后来,不知因着什么,便不唤了。”


璎珞听他这么说,微微有些吃惊:“你还记得她?难道你,没有饮那孟婆汤么?”


傅恒低头自嘲的笑了笑:“自是饮了。孟婆说,我执念太深,所以无法忘却干净。”


璎珞有些不能理解,自己刚饮下之后连自己是谁都是看了名牌才知晓,眼前的傅恒到底有多深的执念,能让他不忘至此。

“至死都不能忘前尘,该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吧。”

没想到傅恒笑了笑,笑得清风霁月。

“不,这般铭心刻骨,该是我此生挚爱之人吧。我只恨自己,终是忘了她叫什么名字,不能寻她,这忘川这么阴冷,她一个人,会害怕的。”

她一个人,会害怕的。

傅恒温柔的声音传到璎珞的耳畔,竟让她心神一震。不知为何,明明事不关己,却忍不住红了眼眶。那些掩饰不住的缕缕悲凉,像是扎根在心底,如今遇了水,发了芽般疯长了出来。

璎珞连忙眨了眨眼睛,装作不经意的问道:“你只记得这些了么?”

傅恒微微沉默了一下,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意味:“我还记得,好像我曾托人问她,这辈子守着她已是累了,下辈子,可否换她守我一生?现在再看来,倒是有几分好笑,一入这黄泉,喝了孟婆汤,还怎记得呢?”

 

璎珞听他这般说,心又是没由来的疼了起来,莫名地问道:“那她答应了吗?”

 

傅恒垂眸,神色里带了几分落寞:“我不知道,那是我死后的事情了。也许答应了,也许没有,也许是我记不得了。”

 

璎珞沉默了半响,终是开口:“若是她没有答应,下辈子我们有缘相遇,我便替她守着你吧。也算缘分一场。”


傅恒望进璎珞沉了星子般的双眸,见她不自然地闪躲,也不再问,轻轻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
其实他们都知道,一入轮回,便连这点记忆也忘得干净。此刻记住对方名字,又有何用?

还不及细想,便听到鬼差的一声呼喝:“魏璎珞!”


魏璎珞忙拿了牌子,向前走去,站在轮回之处,忍不住回眸。穿过拥挤的人群,径直对上傅恒凝视着他的双眸。不知为何,一阵强烈的悲伤席卷上心头。忍不住眼泪滴落在轮回的入口,忽而想起,傅恒刚才跟她说过的话,用口型对他喊道:“少爷。”

璎珞刚喊完,便被推下了轮回。轻轻的闭上了眼,耳畔似是有鬼差在唤傅恒的名字。


傅恒看见了她回头,认出了那个口型,低下头,忍不住扬起了唇角,低低地唤了一声:“璎珞。”如有人听见,一定会将他当成怪物吧,都已是饮过孟婆汤的生魂,怎么会有这般满腔的爱意。

 

看着她入轮回去了的身影,傅恒在心里想着,魏璎珞,你这次要是还记不得,也没有关系。下一世,我仍愿守着你,生生,世世。

——

想写下文又怕坑,

良心不安.jpg

评论(8)
热度(81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