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执峰] 鱼肉馅包子/小短甜

钤光执峰屹立不倒!
我爱钤光 我爱执峰
爬墙太多 一个小短甜表表忠心

01

     赵志伟终于录完了一年级最后一期,开始了一个短暂的小假期。一年级真的占用了他太多精力,从夏天一路走来已经快到了数九天气。


    寒气涌上唇齿,风像是一把钢尺,吹脸打脸,吹手打手。快到年关了,算了算日子,已经又有好久没有见过大峰了。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赵志伟觉得自己大概已经七老八十该入土为安了。


   但是当他带着一身寒气,把门里的小包子抱了满怀的时候,赵志伟觉得自己推开了棺材板儿,从土里跳了出来,建木回春,又重返了十八岁。



   怀里的小包子好像又瘦了,赵志伟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

    “冷死了。”吕鋆峰一把拍开他的手,一边嫌弃他,一边替他脱了冰凉的外衣,拿了一件儿保暖的家居服。


    赵志伟觉得吕鋆峰越来越贤妻良母了。因为他目光一瞥恍惚间看见了客厅的桌子上摆着几道做好的菜。赵志伟揽过吕鋆峰,趁他还没反应过来,在他脸上香了一口:“媳妇儿真是越来越贤惠了。”


    吕鋆峰眯了眯眼睛,对赵志伟笑出了八颗白牙:“志伟,去吃饭吧~”



   明明已经暖和了起来,赵志伟却莫名全身一冷,打了个寒颤。眼前这人是吕鋆峰吗?这还是那个平时叫他一声媳妇儿就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吕鋆峰吗?古诗里只说了为伊消得人憔悴,可没说相思令人傻。大峰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太久没回来,想自己想坏了脑袋?



    正在赵志伟思考以后要不要无论有多忙都要抽空回来的时候,他走近了桌子,离着三步停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 好像看见了人间美景。四月的桃花,八月的红。夏天的西湖,冬天的雪。北极的极光,南极的熊。都比不上桌子上那一尾鱼。


   分辨不出的是红烧还是清蒸,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是生的熟的。鱼肉上还夹着血丝儿,鱼眼睛凸出来直直的盯着赵志伟,看样子是臣服于这新奇的做法,死不瞑目了。而且死的冤,六月飞雪的冤,要不为什么张开的嘴里,还插着一段儿大葱。



   赵志伟吞了吞口水,看着吕鋆峰坐在了桌子的对面,把其他几个还算正常的菜一股脑儿倒进他自己的碗里。只留着那一盘儿鱼孤军奋战,与赵志伟大眼瞪死鱼眼。


   “大峰.....这鱼......”


    吕鋆峰抬起头,瞬间眼眶就红了:“志伟,我知道你爱吃鱼,特意学了给你做的。你看,为了收拾鱼,我手都划破了。”



    赵志伟看着吕鋆峰一脸的委屈,还有裹着创口贴的手指,心里一半甜上了天,一半心疼下了地。拿起筷子就是一口鱼肉,刺都不带吐的。



    看着吕鋆峰笑开了的脸,赵志伟觉得值了。忍住想吐的冲动,舌尖儿又酸又苦又麻又辣,可能要过几天食不知味的生活了....



    赵志伟洗完澡,看着缩在被子里小小一团的吕鋆峰,舔了舔嘴唇。忽然好想吃包子啊。灌汤包那种。水儿越多越好的那种。不蘸醋。



     他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,坐在床边,俯下身子去吻吕鋆峰的脸颊。亲了两下觉得不够,又顺着那呼气如兰的小嘴儿亲了去。刚覆上那饱满的唇瓣,就被吕鋆峰一巴掌推开了。


     “别闹了志伟,困死了。”吕鋆峰半梦半醒的,翻了个身,拽着被子滚了一圈儿。一张口就是没睡醒的小奶音,萌的赵志伟什么都忘了。



    赵志伟不忍心吵醒吕鋆峰睡觉,又实在灭不下去身上和心里烧着的火,只得叹了口气,莫名其妙的,大冬天又去冲了个凉水澡。吕鋆峰听见浴室的水声哗啦哗啦,唇角掩在被子里笑弯了腰。


   赵志伟回来的时候,看见床上的小包子已经睡得四仰八叉,白嫩的胳膊腿儿都露了出来。巧妙的占据了整个床,一点儿都没给他留。



    赵志伟又叹了口气,轻轻把吕鋆峰的手握在手里拉到嘴边亲了亲。



   “好想你啊大峰。你个小没良心的,你知道我多想吃包子,多久没吃包子了嘛。就知道睡,睡相还这么差。”赵志伟一边吐槽他,一边替他盖好了被角。冬天凉,大峰身子又单薄,如果不是怕他半夜热醒,赵志伟还想要再给他加一层被子。



   替吕鋆峰忙完,赵志伟抱了自己的被子,近乎一米九的身高缩在窄小的沙发床上,显得有几分可怜。他估计是真的累了,一路风尘仆仆的,这样不舒服的地方都能睡得那么快。


    吕鋆峰在黑暗里眨了眨眼睛。他想,大概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

02


    赵志伟这一觉睡得又沉又累。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醒了又不记得了。看了看表,都快中午了,吕鋆峰已经不在床上了。


    赵志伟洗了漱,顺便路过去书房转了一圈儿。一进去他就发现他养的金鱼全没了,一条都没了,只剩下几棵孤零零的水草在空荡的鱼缸里摇着小手儿。


     赵志伟有点儿蒙圈。这金鱼难道游着游着自己游丢了?


     不过很快赵志伟就找到了它们。五条金鱼整整齐齐的排着队...躺在吕鋆峰的盘子里。愣是把赵志伟吓得脸色都变了。声音都带了几缕颤儿:“大峰...你的厨艺还真是...无师自通啊。”


     吕鋆峰解下了围裙扔在一边,斜了赵志伟一眼:“过奖过奖。不过这道菜,是我在网上学的,油炸金鱼。把金鱼开膛破肚收拾了,放进锅里,开着大火,用铲子往上撩点儿油。哦,对了,所以它还有个别名叫撩过火。怎么样,尝尝吧~”


     赵志伟黑着一张脸。看了眼明显一脸不爽的吕鋆峰,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。不过媳妇儿不开心,多半就是他的锅。他用筷子扒拉了两下,犹豫要不要吃掉这黑糊糊的一坨。就在他视死如归,准备为了共产主义婚姻和谐率贡献点儿绵薄之力的时候。


      他听见吕鋆峰轻轻的哼了一声,翻了一个白眼儿,一开口一股子陈醋味儿:“赵志伟,你还真这么喜欢吃鱼啊。一年级里的鱼是不是更好吃?”



     赵志伟愣了愣。他在一年级里吃过鱼?一年级?鱼?一年级的...鱼?


     赵志伟看着鼓着脸颊生气的包子,心里乐开了一个花卉展览。三步并作两步,向吕鋆峰迈了过去,带着一身攻气。



    “你你你...赵志伟你别过...#%&@*~!!!”


      吕鋆峰被压在床上,刚才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赵志伟吻了个昏天黑地。小包子依旧不搭理赵志伟,侧过头去不看他。


     赵志伟捏了身下的人的下巴,鼻尖儿在他脖子那嗅了嗅,皱了皱眉:“真酸,你这个小醋包!”



     吕鋆峰被他鼻尖儿蹭的有点儿痒,心也软了点儿,虽然知道是节目炒作,节目需要,节目安排。可他还是生气,撩撩撩,天天撩,不爱吃家里的包,就爱吃外面的鸡鸭鱼!


      “呸,赵志伟,我就爱喝醋怎么了,喝醋有助于身心健康。我就喝了几吨的醋了,你爱吃鱼外面吃去!家里只有醋馅儿的包子!”



    吕鋆峰一边吵,赵志伟一边儿脱。脱了自己的衣服,又来扒吕鋆峰的。


      “我不爱吃鱼。就爱吃包子。”赵志伟脱光了两个人的衣服,用手撑着床,把吕鋆峰完全圈了起来。


    又在吕鋆峰身下捏了一把: “既然喝了那么多醋,一会儿吐出来点儿,我看看你健不健康。”


    “...就你不健康!”吕鋆峰瞬间红了一张脸,想跳起来把赵志伟揍一顿,可惜被人压在怀里,只能嘴上吵吵闹闹。


    过了一会儿连吕鋆峰嘴里的吵闹声都听不见了。不知道是没力气了,还是舒服的不想吵了。


    只剩下赵志伟上下起伏的身影,温柔的细语混着有些粗重的喘息:


     “我以后就可以只吃包子,不吃鱼了,就算吃,也只吃鱼肉馅儿的包子,好不好?”



  

  

评论(12)
热度(93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