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钤光] 西厢记 01

AU西厢记 有改编 ooc有

对又是我 旧坑没填 半夜脑洞 我有罪

争取五章完
01

     公孙钤本是那礼部尚书之子,生得长身玉立,眉目俊朗。更是满腹经纶,君子风骨,只恨父母双亡家道中落。可这公孙钤别看一副文人模样,骨子里呀却是有着那武人都拗不过的不服输劲儿。



     他这一思量,卖了些家财,带了点儿细软,就只身上京赶考去了。

   

     路过蒲关的时候本没想着停留,都是他那拜把子兄弟裘振给留了下来。说起这裘振,本也是山野平民,凭着一身功夫打了个武状元下来,大殿之上皇帝体恤他一介武官,只出了个简单的小对儿让他对个下联。

   

    皇帝一开金口:天对地。雨对风。大陆对长空。


    这裘振也不紧张,对着皇帝一拱手。端的是大将之风,看的皇帝是合不拢嘴儿。辅一开口更是震的满堂金玉作响:“飞对走,鸟对鹅,皇上对泥鳅。”

 

    惊得皇帝老儿差点从那雕龙金椅上滚下来。只瞪着眼睛,小胡子一颤一颤,嘴皮翻动,指着裘振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话。


    这边裘振心里也委屈了。这真龙天子真龙天子,皇上是龙,龙不对泥鳅还能对啥?


    到头来皇帝也没跟他说上话,直接把他一个武状元发到这蒲关小城做了个守城将军。


    这边按下不提,却说那公孙钤既来了蒲关,怎能不去那不知留了多少前人墨宝的普救寺?听闻是风光秀美,院落精致。可偏偏遇见个人,这风光怕是没眼去看了。你说是缘吧,这缘也分良缘和孽缘。


    前段日子那陵相正值壮年,好端端的去了,陵夫人还好些,毕竟活了半载,红尘里滚了那么几圈儿,遇事也倒看开些。可只苦了这陵小公子,天天哭,夜夜哭,哭的一张圆润的包子脸生生没了馅儿。



    不过这哭也有点儿学问在里面。这陵光本就生的粉雕玉砌,跟个碰不得的玉人儿似的。哭个两三次还能惹人怜爱,可这他这一哭倒是颇有几分孟姜女不哭倒了那长城不罢休的气势。起初陵夫人见了宝贝儿子是又心疼又心碎,最后硬是被陵光哭的只剩心烦了。一脚把这小儿子踹出了府门,面子上美其名曰给那逝世的陵相作几场法事,暗地里不过是让陵光换个地儿哭,哭够了再回来。


    这一路上舟车劳顿,陵光要是再哭,人没到普救寺就先散架了。也得亏跟在他身边的书童孟章给他天南海北的寻着趣事,才稳了陵光的情绪。结果这一进寺门,偏生又看见了几只蛐蛐。想起幼时陵相替他捉了蛐蛐来斗,嘴一撇,眼一红,眼看着豆大的泪花就要从那桃花眸子里往出掉。

 

   这边公孙钤上了香,拜了拜菩萨,求了个功名,又觉得难得来一趟就顺势把姻缘也求了。刚一跨出殿门,就看见一位小公子。一身白衣,外衫罩了件儿紫纱,眼框红红还泛着泪花,被阳光一照晶亮晶亮的。腰身细的盈盈一握,不知这身段容貌将多少姑娘家比了下去。公孙钤自幼便知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如今只觉这公子像是从那书画中走出来误闯了尘世一般。

  

    在下公孙钤?
    在下公孙钤,敢问公子姓名?
    在下淮西公孙钤,此行只为上京考取功名,偶遇公子甚是投缘,还望公子告知姓名?
     ......

  

  公孙钤心思动了半响,可身子却只愣愣的望着那公子,不敢上前一步。不知是怕惊了那天仙般的人儿,还是怕坏了那孔子孟子的礼义廉耻。总之,任着那绿衣书童将那紫衣公子扶进了西厢,他都未曾动过一步。

 

   陵光自是只顾着哭,没见那边直戳戳的站着个书生。孟章可是看见了,见公孙钤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家公子,恨不得把他眼睛都挖出来当纸泡踩踩。急着赶着将陵光扶进了西厢,一个回头,那呆傻书生居然还愣在原处。

   

   偶然路过的高僧看了看哭唧唧的陵光,又看了看呆立着的公孙钤。摇了摇头,从树上拈了朵花,放在鼻间闻了闻,又轻轻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 他身旁的小和尚见了,不知甚解,也学着拈了朵花下来,闻了闻,没闻出什么味道。便去问老和尚。

     老和尚眯了眯眼睛道,不可说,不可说。

-tbc
后文有仲孟等上线 上再占tag.
深陷各种脑洞 不能自拔 今天一定要补补旧坑

    
    

评论(12)
热度(49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