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钤光]我的王上是只包 02/现代AU

嗯 依旧钤包
其实我最怕OOC了可还是感觉现代AU就总是OOC!!

02

    吕鋆峰正坐在床上和站在一旁的公孙钤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 吕鋆峰打量着眼前的人,陷入了深深的疑惑。这人是吃什么长大的,为何长的这么高?这身衣服质感这么好,还是个有钱的变态?哪为啥要爬我家?他手里那把剑是真的吗?啊,还有那坨蓝毛挑染真是时尚在哪里染的?

   
      今日的王上当真与往日不同,没有了那一头尾尖翘着小卷儿的长发,也抛弃了额间的束带。虽是短发,但显得王上整个人清爽起来,不似往日颓唐,甚好甚好。只是王上莫不是遭奸人所害,竟如此衣不蔽体?露出两只胳膊抱着刚才那丑物,白嫩细长的小腿在床边一晃一晃。公孙钤呼吸一紧,他今日竟窥见王体.....

    
      “公孙钤无意窥见王体,还请王上恕罪!”
      “你这头发是真的吗?”

   
        两人同时说话又具是一愣,公孙钤还未有反应,便见他家王上仰倒在他刚才躺过的软物上。

  

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的哥笑死我了”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几乎快要刺透公孙钤的耳膜,公孙钤顾及礼数并未掩耳,只得深深蹙眉。往日王上虽是颓唐,精神委顿了些,但也神智清明,不似如今怎变得这般痴傻.....

   

      公孙钤见眼前之人心里一痛:“王上....是为何人所害?公孙钤护驾不力,理当万死。”他脑海中一闪而过那道红色的身影,他将全心信任与他,换得只是他一杯毒药和天璇危难。难道是他又对王上下了毒手?公孙钤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剑,若是如此,定不能容他。

  
   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你为什么在我家?你怎么进来的?为啥叫我王上?你也是演员?还是coser?”吕鋆峰笑够了坐起来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花,开始连珠炮般说出心中疑问。

   
      公孙钤抿了抿唇,他的王上竟是忘了旧事?还一直说些他听不懂的糊涂话,昔日王上只是失了雄心壮志,如此这般莫说逐鹿天下,保得天璇无虞怕也是难了。公孙钤垂下目光低声叹了口气,还是恭敬的答道:“臣,公孙钤。臣醒来便在此处,至于您,是我天璇的王上啊!”

   
      吕鋆峰难得的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话声音将公孙钤又是一震:“公孙钤你....不是穿越了吧?!”

  
      公孙钤不解:“王上,不知穿越为何物?”

  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.”吕鋆峰苦着一张脸,这等事情为何让他遇见?


     “就是....你说的天璇已经不在了,如今是现代,是天朝。”

     公孙钤心里猛的一空,天璇竟已亡了吗....王上原是那般心有丘壑之人,受此亡国之辱,怪不得,患了这失心之症。他的王上,究竟承受了多少苦难....思至此处,公孙钤几近心痛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
     于是他又单膝跪拜,行了一方大礼:“无论身处何地,臣都愿追随王上左右。”

      “.........”吕鋆峰当机了一会儿,不知为何心里一处竟生出些熟悉和感动,“我....你要留下的话我只有一张床,你只能睡地上....”

      “臣也曾清贫,自是无妨。”

 
     “这与你们天璇有太多不同,你住不习惯的.....”

      “无妨,臣愿尝试。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 “这些家具你都不会用....”

      “无妨,臣愿尝试。”

   
     “我我我...爱啃大葱,嘴里经常有味道!”

     “无妨,臣愿尝试。”

     “.......”
     “.......”

 
   
     吕鋆峰抖了一下将怀里的滑稽甩了出去,又是一声大叫:“公孙钤,你变态!”

 
    公孙钤有些愣愣的抱着那丑物,看着床上涨红了一张脸的吕鋆峰。自己一时失言,这样算不算逾矩越礼了....可是这样的王上....当真可爱呢......不行,公孙钤,你怎么能对王上有如此想法。

   
    公孙钤也当机了一会儿,王上刚进来之时,也曾这般唤他,不禁缓缓开口:“王上,变态...为何物?”

    吕鋆峰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 “.......滚。”

-tbc

    总是雾霾天,事儿都不想搞,只想谈恋爱。◕ฺ‿◕ฺ

评论(15)
热度(80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