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钤光/微裘光]执愿 03

03

公孙鸽鸽为何不撩我哭包??黑人问号??要把握机会呀公孙大人!OOC我的!

-

     陵光一时不知身在何方,公孙钤所说,自是与他记忆中大相径庭。那些自己所经历的年岁,从天璇鼎盛到裘振身死,从公孙离世到盛世安邦。那些曾经的忧愁离恨,苦乐悲喜都在记忆里那般鲜活。难道那一切,都竟是一场梦魇?还是说,如今所见,才是黄粱一梦?

     恍惚中听见公孙唤他,一时回神。对公孙钤摆了摆手:“孤王没事。”

   
    陵光转身,缓步坐在榻上。对着公孙钤轻轻拍了拍身旁的床榻:“公孙,过来坐吧。”

   

   公孙钤一惊,昔日里陵光身边都只有裘振,也从来只见裘振坐过王榻。如今陵光竟愿让他坐到身侧,公孙钤心里一动,欢喜渐生,可他却顾念礼数,还是对陵光行上一礼:“王上,礼不可废。”

     “你还是这般守礼,过来坐吧,孤王只是想跟你说说话。”陵光一下笑了出来,他记得旧日自己唤公孙坐在身侧时,得到的也是这般回答。

   

    公孙钤对上陵光的目光,不自觉便上前两步坐到了他的身侧。裘振一去数月,素日陵光挂念其安危日深,经常酒醉将他认作裘振。可今日他在陵光目光中看到的,绝不是裘振,但也似乎不是他公孙钤。那目光如水温柔缱绻,好似在怀念故人......

   
    陵光见他有些呆愣的坐于身侧,不禁好笑,为何他人都道公孙智计无双,偏偏面对自己时不是正经说教,便是呆愣无言。

  
    陵光拉过公孙钤的手,还是那般温暖宽厚,一如那日触感。一阵悲痛不由得从心里升起,换得陵光长长一叹:


     “公孙,孤王做了个梦。梦到那年出兵瑶光,却遭钧天镇压一路打到我国境内。裘振为孤王刺杀啓昆帝,之后竟以身死来洗刷孤王暴虐之名。孤王因此愧疚不已,不理国事。都是你替孤王操持着,后来遖宿吞并天玑,意图占我天璇国土。我天璇无将可用,你便跟孤王请旨带兵。却遭人毒杀....”说罢,陵光垂眸笑笑,双手却握紧了公孙钤的手,“你说孤王这....到底是梦么...”

   

    公孙钤不知为何,总觉对陵光所言之景甚感熟悉,可这些事情却从未发生过。他感到陵光握紧他的手,有些微微颤抖。看到他眼眶又已微红,想是悲伤非常。公孙钤甚至不敢去想,若是裘振与自己都离他而去,那将是何其孤寂的光景...

 
    “王上,不过是梦罢了。臣....还在王上身旁......裘将军亦然。”公孙感受到掌心那只秀气的手,连粗重之物都未曾拿过,甚是柔软,手指微动想拢了陵光的手,却始终觉得逾越礼数,不敢妄动。

  
    陵光挪了挪身子,背靠着公孙钤,整个人倚在公孙钤怀里。松开公孙钤的手,将手收回袖里。闭上双眸,整个人慵懒起来:“孤王头痛,你替孤王揉一揉罢。”

  

    公孙钤一阵心疼,陵光身形虽不瘦小,却是单薄。倚在怀里,竟感不到什么重量。倒是顾念不得已经越礼,小心的将手置于额前,替他轻轻的揉捏起来,又忍不住说教起来,又怕吵到陵光压低了声音:“王上莫要再饮酒,天渐寒凉,该是多注意身子。就算是为了天璇百姓,不然臣...和裘将军都会担心的。还望王上,想想裘将军,他定不希望得胜归来,却见王上病体。”

  

   裘振,裘振....


 

   陵光心里有些好笑,却也有些无名的怒意。他总是如此小心,分明是自己想说,却总要提到裘振。公孙钤,难道真是君子做的太久,压抑了性子,还是那礼数比孤王还重要?

 
    陵光“嗯”了一声,便不见说话,继续享受起来。公孙钤也不觉累,大有怀中之人不说停,他便一直揉捏下去之势。

 
     陵光呼吸渐渐绵长平稳起来,在公孙钤以为他已浅眠之际。陵光却忽的睁开眼睛,眸中映着点点光亮,仿佛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君王。他蓦地从公孙钤怀里坐起转身,一把拦住公孙钤的腰身,公孙钤一惊却不敢反抗,怕伤到眼前之人。陵光俯身一带,两人齐齐向榻内滚去。


     两人顺势滚了两圈儿便停了下来,衣袂交叠在一起,陵光趴在公孙钤身上。额前的两缕须须垂在公孙钤嘴边,若有若无的触碰着,公孙钤只觉心痒,盯着陵光近在眼前白嫩的脸颊,红润的唇瓣,鬼使神差的抚上陵光的腰身。

    陵光轻笑,又近了几分,几乎要与公孙钤呼吸相闻。他一开口,温热的气息便萦在公孙钤脸上。

   “到底是裘振希望孤王保重身体,还是阿钤希望孤王保重身体?又或是...阿钤心里,只有裘振?”


-

憋等,没车(ρ_・).。
先让小怂包开启撩撩模式,下章公孙撩上线√
下下章裘振上线 开启 幸 福 生 活xiu luo chang

ooc不要太介意啦!!私心私心

  

评论(17)
热度(39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