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钤光/微裘光] 执愿 01


  刺客列传跳着看了,大概剧情清楚,胡乱写写~
  30级的刀真是无法说服自己吞下去啊!!公孙居然是被毒死妈的!死在战场上也比这样死的强!对了lo主有点慕容黑!不上升查杰小仙女只针对角色Ծ‸Ծ
  
  本来看剧照还在想这么多帅哥到底站谁呢??结果刚看两集就被小哭包和公孙俘虏了,这对儿正中萌点~ 所以ooc我的!今天志伟不背锅!挚爱钤光,微裘光。其他cp不太感冒,一笔带过...
  
  
  
01
  
   今生未必重相见,遥计他生,谁信他生?缥缈缠绵一种情。

     当时留恋成何济?知有飘零,毕竟飘零,便是飘零也感卿。
  


   陵光近来很少做梦。

   他原来每日睡得并不安稳。梦魇里,是祭天典上裘振满身鲜血却执拗的对他说”惟愿吾王,长享盛世”,是下旨抄没裘家的漫天血光。

  可后来,自从公孙钤来到他身边,他便很少梦见这些了。那人永远身形挺拔,偏爱蓝色的衣衫,君子端方,温润如玉。怎么就会....将他认作裘振了呢?若是说二人有一点相似,便是面对他时眉眼间掩饰不去的温柔吧。

   陵光虽因裘振之死颓唐了些,可他终究也曾是那般意气风发的少年君王。自家副相面对他时总是那般谨慎守礼,却又忍不住越矩关心,在他将他唤作裘振时,那暗淡下去的双眸。公孙钤的心思,他从来都是知道的,他又何尝感受不到,何尝不曾心动。只是.....

   他已经害了一个裘振。背负着裘振的性命,背负着裘家全家的鲜血。

   一家忠心为国,忠心为他。可最终竟是如此结局.....

  ”我原来一心想要光耀门楣,吾王,也曾有问鼎天下之心。可因为一些事情,让吾王的雄心壮志,没有了....如今,我也不知有何愿了。”

   ”王上,这天下不是一个人的天下,您也不是一个人的王上...公孙钤,惟愿您做这盛世之君。”

    长享盛世。
    盛世之君。

   
     何其相似的心愿。陵光害怕,他心中总是不安,他怕公孙钤也终究同裘振一般。他仿佛终日沉溺于过去的悲伤当中,可公孙钤数次出使,陵光的心里也是牵挂着他的。“回来便好”简单的四个字,却承载了多厚重的担忧。

   陵光还记得那日遖宿大军压境,吴小将军大败,折损二十万精锐。公孙钤用那般平静的语气说出那句“臣愿亲往”,竟也掩盖不住悲壮。

   文死谏,武死战。

   陵光那日拂了衣袖,许久不见的动了怒气,但瞪向公孙钤的目光还是少了些愠怒,多了几分怜惜与无奈:“我天璇虽败。但竟到如此地步,需你一届文臣上战场了吗?"

    公孙钤握剑的手紧了紧,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 陵光撇开目光:“爱卿不必多言。此事孤王不会同意,再下重金求一领兵之人便是。”

     “王上!”公孙钤单膝跪于王前,语气坚定,“遖宿大军已至我天璇边境,此战我天璇一败,吴小将军身死,若无领兵之人,军心必定溃散。还望王上,允臣亲往,以百姓为重,以天璇为重!”

    陵光沉默半响。终是扶起了眼前之人。

    “你曾说,孤王不是一个人的王。可孤王多想,你是孤王一个人的臣啊.....”

     “王上......”公孙钤闻言,倏然抬眸,便撞进那微微泛红的明眸,他分明就在那双眼眸里看见了同他一般的情意。

    陵光低头笑了笑,他自裘振离开以后便很少笑过,一笑仿佛融了一江春水,上扬的薄唇似春日里的点点桃色。陵光轻轻伸手去牵了公孙钤的手,公孙钤一愣,本能的一颤想要收回手,却被陵光拉住到他身前。

    陵光另一只手覆上公孙钤的手背,笑道:“原来不知爱卿的手这般大,孤王竟握不住。”

    公孙钤此刻不知做何反应,平日里心心念念的人,牵着自己的手。这曾经心念一动便觉越礼的情景,竟真真实实发生在眼前。

   陵光见平时里能言善语的公孙钤如此呆愣,心下便觉好笑。可想到眼前之人即将亲往战场,又生出些不舍和悲凉,于是也敛去了笑容:“是孤王自私了。孤王不想亲手将你送上战场,却忘了,你不仅是孤王的臣,更是天璇的臣民。你这一去,不是替孤王守住这天下,是替天璇百姓守住这天下。但,若终是挡不住遖宿,你回来便好,这是孤王的罪孽,孤王来承担。”

    公孙钤心里一紧,他怎舍得留陵光一人在世上,可他又怎舍得陵光背负这灭国的罪名。

    “所以,孤王允你去。你也要答应孤王,平安归来。公孙钤...你可记住?”陵光握紧了他的手,目光灼灼的望向他。心下暗道,待你归来,孤王一定,与你如今日执手,同看这盛世。

   “王上....陵光...我一定平安归来。”公孙钤平生之乐事,都抵不上今日欢喜。他本以为,他的王上今生都忘不了裘振。可他的王上,心里竟也是有他的。一时情动,不自觉便唤出了那在心底唤过无数次的名字。陵光...陵光。吾王,陵光。

   陵光感到公孙钤反过来握紧自己的手,感受到他手心的热度。不禁双颊飞起一簇红云,更衬得整个人明艳起来。他听公孙钤唤他名讳,心中一动,晃了晃两人交握的双手,不禁揶揄起来:“爱卿如今,可是僭越了。孤王,可要罚你了。”

    “臣愿领罚。”公孙钤听陵光言语知他并无怪罪之意,倒觉陵光如此甚是可爱,让他不愿移开目光。生死离别之际,那些君臣礼数到底抵不过心底爱意。

   “那孤王便罚你,待你归来,片刻不能离开孤王半步。”

    “臣,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 那日音容尚在耳畔。可那人,第二日竟去了。

    不是死于战场,他甚至连战场都还未曾踏上。他还未击败遖宿,还未还陵光一个盛世,便被人毒杀在家中。

    没有死在陵光面前,也没有死在陵光怀里,他死前都不曾见陵光一面。便这般悄无声息的去了。

   听闻天璇公孙副相死后,陵光扶灵痛哭一场,以国士之礼下葬。却一改往日颓唐,亲往边境,天璇士气大振,一路击退遖宿至越支山,平定战事。

    迎着春风十里,踏上天璇国土。岁月轮转,冬去春来,可总有故人,留在过往的年岁,再也不能归来。

-TBC
 
Ծ‸Ծ,撩遍天下,对自家王上想撩不敢撩的公孙。一撩就怂的哭包,真是操碎了心啊!
  

   

  

  

评论(5)
热度(43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