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萧景睿同人]倦寻芳 06

06.

      周如清缓缓睁开双眼,是那一片火光冲天,院子里横陈着那些昔日熟悉的面容。如今都躺在血泊里,再也不会醒来。
  
  她的心里骤然一紧。随之而来滔天的痛苦涌进她的心里。
  
  “爹!娘!”周如清目光看到了人群里倒下的父母,唤了一声想要过去。却被人从身后按住了肩膀。周如清回头,看清那人的容貌,顿时全身一冷。
  
    依旧硬朗的眉眼,依旧瘦削,依旧棱角分明的面容。可不同的是,他冷清的没有表情,甚至没有什么生气,眼眸里全是生疏和漠然,再没有往日里温暖的情意。
  
  
  
  “景琰……”周如清心下一阵凉薄,眼前的人,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,竟生生将她逼出了眼泪,“我好想你。”
  
  
  萧景琰的神色依旧没有改变。目光在周如清的脸上流连,却不看她盈了泪水的眼眸:“清儿真的想我?”
  
  周如清为他的冷漠而感到阵阵心痛,可是心里又因为见了他扬起欢喜。于是她使劲点了点头。
  
  
  萧景琰牵起了周如清的手,他虽然神色淡漠,可手却很温热。他牵着她向门外走去,四周依旧是一片雾气,辨不清景色。周如清并不在意,她的目光也从未留意过景色,直直的望着身前挺拔的身影。
  
  
  
  是有多久未见了呢?应该是许久了。自从十三年前那场变故之后,就再也未跟他见过。他常年在外领兵,可也不是从未路过江左,但她就是没有勇气去见他。她不知道见了他,该说些什么,做些什么。该爱他,还是该恨他……
  
  
  两人走了片刻,竟走到一处山崖,山崖之上似是模糊的站着一个人影。
  
  
   周如清走近了,不由得脸色一变。那人一身水蓝色长衫,眉眼温润,一个人孤身站在崖边,半个身子掩映在雾气里,有几分天上人间的恍惚之感。可那面容很是熟悉,竟是……萧景睿!
  
  
  见萧景睿再向前半寸就要掉落山崖之下。周如清心里一惊,便要过去。可被萧景琰牵着的手正被他紧紧的握住,让她走了两步便向前不得。
  
  
  
  周如清回眸,风扬起长发垂在眼前,她透过发丝看向萧景琰。他不再没有神色,眉眼间染上了浓重的哀伤。他轻轻的开口,还是那低沉的声音:“我等了你十三年,你终究还是爱上了别人。”
  
  
  “我没有……”周如清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却忽然卡在嗓子里,身后那人,那个鲜活的名字浮现在她的脑海里。
  
  
  萧景琰望着她,忽而低头笑了笑:“你骗我。清儿,纵使我被封为靖王,也从未立过王妃。我一直不相信你死了,我想着你要是此生不会回来,我便等你此生。可等了你这么多年,为什么你却爱上了萧景睿……”
  
  
  萧景琰握住周如清的手又紧了些,捏的她有些疼。她心里忽然有些害怕面对眼前的萧景琰,她心里满满的愧疚与酸楚,无法面对,只想逃开。她刚要说话,却听到崖边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清儿,别怕。”
  
  
  他仿佛知道她的心意。
  
  
  周如清鼻子又是一酸。挣开萧景琰的手,向崖边走了过去,停在萧景睿面前。萧景睿回首,向她笑的温柔,眸子里有浅浅的笑意,像是浸了澄明的秋水。他伸出手理了理周如清额前垂下的发丝,目光在她脸上流连许久,又越过她的肩头看向走过来站在周如清身侧的萧景琰。眉头微蹙,缓缓地开口:“清儿,是我让你为难了么?”
  
  
  周如清只是看着他,如鲠在喉,无法言语。
  
  
  身侧是她年少时的欢喜,她曾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一生一世,直至白首终老。可惜命运弄人。她的族氏被他身处的皇家所灭……一别十三年,许是执念太深,她竟不能忘却他的音容相貌,连带着那些过往都好似历历在目。
  
  
  而眼前的男子,在她一个人独行世间,内心漂泊而孤寂时来到她的世界。总是温柔如水,照顾她的每一点情绪,让她感到阵阵温暖。不知不觉间竟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,纠纠缠缠,有了千丝万缕般的纠葛,不能轻易斩断。
  
  
  两个男子都是世间少有的疏阔男儿,一个率性正直,重情重义。一个温柔似水,心思缜密。两个人仿佛站在时光的两端,将周如清遗落在罅隙里,无法抉择。她无法忘却过往,却也不能敞开心怀拥有未来。
  
  
  
  萧景睿见周如清低垂着眼眸,紧紧的蹙着眉头。心底划过一阵疼惜,伸出手抚平她的眉眼,柔柔的望着她,又替她理了理垂在额前的碎发,然后用手轻轻遮住她的双眼。温热的气息,温润的声音都仿佛近在耳边:“我不愿意你难过。我多想陪着清儿,可如果因为我令清儿感到为难,是我不愿意看见的。”
  
  他微微顿了顿,扯开一个微笑:“所以请清儿……忘了萧景睿。”
  
  
  忽然什么都没有了。
  
  周如清心里一慌,急忙睁开眼眸。呆呆的看着萧景睿退后一步,身子向后倒去。风吹起他的发带,遮住了半边面容,露出那双明眸,依旧情深几许。他的身子越来越远,渐渐淹没在漫天的雾气里。
  
  
  
  周如清只觉得心里空空的,她都不敢相信,这一切就发生在这一瞬间。急忙向前到崖边,却再也没有萧景睿的身影。
  
  “景睿……景睿!”她一下坐了起来,猝然睁开双眸,微微轻喘着。她看着眼前的床帷,有几分恍惚之感。手向四周摸索着,仿佛要拉住什么。
  
  
  忽然一只手握住周如清微微颤抖的指尖,另一只手轻轻扳过她的肩。一张俊美的面容就映在周如清的眼眸里。萧景睿见她的目光依旧没有聚焦,柔声道:“我在……我在。周姑娘可是做噩梦了?”
  
  周如清望着萧景睿的眉眼,一时竟不知道究竟刚才是梦,还是现在是梦。只是想到他跌落悬崖的一瞬间,心仿佛被狠狠的捏住。那种空落,像是失去了所有……想到日后生命里再没有萧景睿,就连呼吸都带着疼痛。
  
  爱他么?她不知道。
  
  
  可她不能失去他……
  
  周如清望着萧景睿的眉眼,轻轻抱住了他,将脸埋在他的脖颈。
  
  
  萧景睿顿时愣住了,他从未与女子如此亲近过,更何况抱住他的还是他心尖上的姑娘。一时不知道做何反应,手都不知道放在何处。
  
  
  
  忽然他觉得脖颈处有些温热,接着便听到周如清略有哭腔的声音:“景睿,不要离开我。”
  
  
  萧景睿心里此刻又是心疼,又是欢喜。他不知道她为何事而流泪,却好像是因为他而落泪。原来在她心里,还是有他萧景睿的。是有他的。萧景睿的心一点一点被柔情充满。他轻轻伸出手,将周如清揽在怀里,却又念着礼数,始终留有着空隙。
  
  “我不会离开你的。我还要带你去游历山河风光,若你愿意,还要带你见过母亲,此生只娶你为妻。若你不愿,我也会陪着你,除非你赶我走。”萧景睿揉了揉周如清的秀发,言语间溢满了情意。
  
  周如清听着萧景睿的心跳,觉得一颗心都安定了下来。她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竟然抱住了萧景睿,她能感觉到萧景睿的身子有些僵硬,却还是揽住了她的肩头。萧景睿的怀里很是温暖。周如清双颊免不了一红,心里划过几缕羞赫。
  
  
  可她还不想动。那种失而复得喜悦淡淡的在心里流转,萧景睿也没有说话,时间静默的流逝。
  
  
  周如清轻轻的直起身子,离开萧景睿的怀抱,抿了抿唇,避开萧景睿的眸子:“萧公子……”
  
  萧景睿微微皱眉,言语间略带了些委屈,打断周如清要说的话:“你方才是唤我景睿的。”
  
  周如清抬眸看着他,竟觉得眼前的萧景睿满是孩子气,甚是可爱,心里也轻松起来,不再那般羞涩,轻轻的唤道:“景睿。”
  
  
  萧景睿听了扬起一个笑容,眼眸亮的如同一弯新月:“那……我可否唤你清儿?”
  
  
  周如清一愣,这熟悉又陌生的闺名从萧景睿口中唤出,与萧景琰是不同的感觉。萧景琰唤的低沉,而景睿唤的温柔。两种感觉彼此撕扯,互不相让。
  
  萧景睿见她愣住,以为她不喜如此,心下有些失落,还是开口道:“是景睿唐突了……”
  
  
  周如清心念一动,见萧景睿误解了她的意思,却不勉强,有些感动和疼惜,向他温柔一笑:“这你也要问我么?”
  
  这下换做萧景睿愣住了,随即反应过来,一阵欢喜从心中蔓延起来,直弥散到眸中,望着周如清眸子里浅浅的墨色,一时不能言语。
  
  
  忽然想起什么,连忙从桌子上拿过一副碗筷,里面温热的粥散发出米香来。他先尝了一口试试温度,似是还有些烫,便吹了吹送到周如清唇边:“清儿睡了许久,应该饿了吧。你毒刚解,我便让人煮了些清淡的。”
  
  
  
  周如清本想自己来,可见他如此细致入微的动作,竟鬼使神差的就着他的手喝了下去。也是许久未曾进食,温热的粥入胃,有几分香甜的气息,整个人都温暖起来。萧景睿喂她,她便张开嘴吃下,慢慢也把一碗都喝了下去。
  
  
  
  萧景睿放了碗筷,扶她轻轻靠在床头。
  
  
  “待清儿养好身体,我们便一起去游历山水吧。”萧景睿望着她,眼里有隐隐的期待。
  
  
  
  周如清点了点头。
  
  
  或许她会忘记那些过往的……十三年了,是该忘记了吧。那人有林殊哥哥辅佐,将来必定也是君临天下之人。如此遥远的距离,就像暮色下吹起微凉的风,在地上仰望着星辰,虽有淡淡的光萦绕在身边,可伸出手却只能抓到一片漆黑。
  
  
  她很冷,可身边就有温暖的气息,一回首便能拥抱,让她如何能拒绝……

评论(4)
热度(10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