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萧景睿同人]倦寻芳 02


[2]

今日的天色还算好,萧景睿在晟王府中练习尚未熟稔的天泉剑法。练完一套,微微有些发汗,正打算回房换身衣服,却吹起一阵狂风。他抬眼看了看天色,竟然已经阴了下来,乌云在天边低垂,似是随时风雨欲来的样子。他不禁感叹南楚天气的多变。忽而想到了什么,回屋里取了把纸伞,匆忙的跑了出去。

   城外的山看似普通,却有个好听的名字,叫白首山。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周如清告诉他的。这山上药材极多,甚至运气好还能采到平日里不多见的珍贵药材。所以周如清每日都会上山采药,下午方归。萧景睿先去了她的住处,继而就去了白首山。

此时雨已经有些下起来了。这上山的路虽只有一条,可这山这么大,却又去哪里寻找?周如清不会说话,就算他喊她的名字,她也回应不了。萧景睿有些焦急,只得凭着直觉去找。

萧景睿是在山间的凉亭里找到她的。他远远的看见了那里有个穿白衣的姑娘坐在亭子里,身边有个药篮。这雨一下,山间的路泥泞湿滑,幸好她没有乱走。萧景睿走进了亭子,才发现她穿的着实有些单薄。山风斜卷着疏雨纷纷扬扬的吹进亭子里,萧景睿侧了侧身子,正挡在周如清面前。

周如清抬眸,见了来人,脸上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。她本想等雨停了再走,却不想萧景睿会来找她。她见萧景睿站在她面前,替她挡住了一半风雨。她心下还是有些感动,萧景睿如此世家公子,却生的这般温厚,细微之处都不忘照顾他人。于是她伸出手,指了指萧景睿的衣衫,又指了指不停落下的雨。

萧景睿知她心意,冲她温柔一笑:“我没事。倒是你穿的单薄了些。”

周如清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不冷。她没有问萧景睿为何会来。她不知道答案,也不想知道答案。她和萧景睿本就不是同路之人,却因为一些事情而有所交集。然而这浅短的缘分,终究会渐渐消逝,何必去徒增烦扰。

可她也不会忘记,在这偏远的南楚,曾有一位霁月清风的疏阔男儿替她挡过白首山上的风雨。

“二位可也是在避雨吧?哎呀,最近这天气真是多变的紧嘞!”一名樵夫背着些柴木匆匆赶来,带着南楚百姓特有的热情和淳朴。终日樵采,令他皮肤晒得有些黝黑,肩臂宽硕,身材高大。他放下柴木,打量了一下萧景睿和周如清,又挠了挠头笑了起来:“这位小哥是带娘子出来游山的吧?这雨下的真不巧,真是打扰二位了。”

萧景睿刚想说什么,却顿了顿,才道:“这位大哥不必拘束,都是避雨来的此处,也算是缘分吧。”周如清也不恼他没有解释他们不是夫妻。她知晓他的用意,不禁感叹萧景睿真是心思细致。如此孤男寡女,若是解释清了,岂不是毁了她的清誉。

那樵夫寻了个地方坐下,见萧景睿一直站着,又见他湿了半边衣衫,随即明白过来。朗声道:“小哥对你娘子真是好。成婚还不久吧?我当年刚娶我家那婆娘的时候,也是小心的供着,只是后来日子过着过着,也就不在意了。看小哥这样,倒是让我想起了当年呐。”

“我……”萧景睿不知说些什么,又怕周如清责怪他没有解释,心下有些紧张。倒是周如清冲他轻轻的点了点头,萧景睿一下就放松下来。他应该知道的,她也是个善解人意的聪慧姑娘。

那樵夫见二人如此,也不再说什么。靠着柱子闭起眼睛来休息。

   周如清也将目光望向远方,萧景睿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。幸好是场阵雨,雨势已经渐渐地收住了。南楚被掩映在一片水汽之中,显得雾蒙蒙的,亭台楼阁都在云雾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 周如清一双美眸微动。看着看着,隐匿多时的日头忽然从厚重的云层中跃出。刺目的阳光一下子晃得人有些睁不开双眸,周如清也下意识的闭了眼睛。再睁开时萧景睿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,替她挡住了日光。
 
    周如清看着萧景睿,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无事。萧景睿迟疑了一下,缓缓向她身侧让了开,却还是伸出手替她挡住了些许阳光。

   周如清微微闭着双眸,长长的眼睫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。眸子里映着日光,晶亮晶亮的。好似融了多年的金色琥珀。她似是很喜欢眼前的风景,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,唇边有个浅浅的梨涡。

   萧景睿忽然什么都看不到了,什么都听不到了。眼睛里只有眼前这个面对美景轻笑的姑娘。阳光星星点点的落进她的明眸里,衬得她的容颜不再寡淡,有些明眸皓齿。而她映在他在温柔的目光中。萧景睿忽然有一种冲动,他想守护着这个姑娘。这个虽然不能言语,却热爱世间一切美好的姑娘。他觉得心里被一点一点填的满满当当的,不禁伸出手探到周如清的额前,替她轻轻的理了理贴在额前零碎的秀发。

   虽是如此亲近的动作,可萧景睿做来却做的霁月清风,毫无轻浮之感。仿佛是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情。
 
    周如清愣了一下,不经意抬眼望进萧景睿的眼睛里。那双眼睛清澈明朗,却又温柔似水。他逆着光,整个人陷在剪影里。她竟不知做何回应,是该避开还是该接受?幸而萧景睿收回了手,握成拳在唇边不自然的轻咳了一下,脸色有些微微泛红。不知道是他脸本身的颜色,还是被日光映出些红晕。

   周如清松了一口气,盈盈站了起来。萧景睿见她站起,想是要走了,便在她之前提过了篮子拎在手里。

   周如清看着他,便有一丝心疼。忽然很想问问他,如此这般于细微之处照顾别人,照顾着别人的喜怒哀乐,对别人的一点点情绪都甚是敏感。他活的不累吗?

   萧景睿见周如清目光柔柔的看着自己,心里也是一阵柔软,便问道:“周姑娘可有事?”果然周如清还是摇了摇头。萧景睿心里又涌出一股酸涩,她离了纸笔,就好似鸟儿折了羽翼一般。天地之间言语如此玄妙,在她那里竟只剩下点头和摇头这些简单的动作来与人沟通。

   “那我们快些回去吧。”萧景睿其实是想快些回到她的住处,这样她便可用那一方笔墨,写出她自己心中所想。

   周如清只道他怕天色再变,于是点了点头。下山的时候萧景睿依旧让她走在自己身后,走他走过的地方,怕她会因山间的泥泞而摔倒。她轻轻的扯着萧景睿的衣袖,目光越过他的肩头,是雨后渐渐鲜活起来的南楚城池。

   下上的路并不太好走,萧景睿是习武之人,却要照顾周如清。等到两人走过院子,约莫花了一个多时辰。院子在南楚的城背阴的地方,屋子里因着下雨有些阴冷。周如清便生了火盆,又点了些紫檀香来压住炭火的味道。

   几缕檀香在空中浮动。轻轻一嗅便觉得心神安定下来。褪去这一天遮风躲雨的疲累。

   周如清又拿了药篮,仔细的整理出了今天采来的草药。萧景睿立在一旁,也不恼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忙着这些琐事。

   周如清整理完了草药,抬起头向着萧景睿微微一笑。然后走到桌子旁,写了一行小字递给萧景睿:今日多谢萧公子了。

   萧景睿看过,眸中微动:“朋友之间……何必言谢。姑娘孤身一人,景睿自是应该多照顾的。”随后他略微顿了顿,又道:“听说三日后是南楚的灯节。依照惯例在城中会举行灯会。”

   周如清点点头。表示她知道,又安静的等着萧景睿说下去。

   萧景睿心下自是想邀约周如清一同赏灯的。可话到嘴边却有些犹豫,怕唐突了佳人,一时有些无措:“景睿看这里是有些冷清的……不知姑娘是否喜欢热闹?灯会应是很热闹的。”

   周如清玲珑心思,岂会不知萧景睿心中所想。见他如此,心中不觉有些莞尔。心念一动便又提笔写了给萧景睿:公子所见,我并不喜欢热闹之处。

   萧景睿看了,心下暗道自己唐突,又有些细碎的失落在心里蔓延。正在犹豫说些什么,却见又一张字条递到眼前:但灯会上的一些吃食,我是喜欢的。

   萧景睿的失落忽的消散了。他抬眸,见她略微歪了歪头,向自己眨眨眼睛。忽然反应过来,周如清这是在调笑自己罢了,她身为女子竟如此坦荡,倒是自己想的太多,有些太过小气了。萧景睿不禁心里笑了笑自己,人与人之间本就该如此坦诚吧,只不过自己时常被一些心思牵绊……

   萧景睿接过字条,收入袖中。再没有半分不自然,笑着对周如清道:“那三日后,景睿来接姑娘。”

  周如清轻轻点了点头。心里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