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萧景睿同人]倦寻芳 04


[4]

   萧景睿同周如清一道出城,向着郊外的小院走去。一步步走去,喧闹之声渐渐被甩在身后,灯火也稀疏起来。只有月光洒在身上。

 
   萧景睿心下有几分紧张,待平复了些心绪之后缓缓开口:“景睿第一次见到姑娘之时便觉得很是熟悉。似是从前在那里见过。但细细思量,所识之人中并未有人与姑娘容貌相同。便想来是缘分所致。”

  
  
  周如清在他身侧,只是看向前方静静的听着。


    萧景睿似是也没有想得到回应的意思,见她神色知晓她在听,便继续道:“这世上之人,多如恒河沙数。能在这偏远的南楚遇见与景睿有缘之人,已是幸事。虽不知姑娘为何独身在此,也不知姑娘为何不能言语。但姑娘性子恬淡,又豁达直率。不知为何,在你身边,便总会让景睿觉得心安。所以……”

  
  
  周如清忽然眉头微皱。萧景睿也似乎觉察到什么,停住了脚步,手缓缓握住腰间的长剑。环顾四周,周围皆是树影摇曳,只有风声细碎,可又让人那里觉得不对。习武之人的警觉让萧景睿觉得,空气中似是笼罩着几缕杀意。周如清倒是没有这般感觉,令她蹙眉的,似是闻到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,这正值春末夏初,本不该有如此味道的。这味道又仿佛夹杂着其他数种香气,难道是……

 
   在周如清思索之时,前方的树影里忽的跳出三道黑影来,手执长剑挡在了二人面前。萧景睿反应很快,迅速的上前一步,抽出腰间佩剑将周如清护在身后。
  
  
  那三人中为首的一人,用剑尖指着萧景睿:“萧景睿,今日我等取你性命。识相的放弃抵抗,我便给你个痛快!”
  
  
  萧景睿打量了三人,只是普通的夜行衣,并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标志。于是警觉的问道:“阁下可否告知,是何人要取我性命?”
  
 那人冷哼一声道:“我家主子本可高枕无忧的继承王侯之位,谁料多出你这么个绊脚石!”
  
  
 萧景睿心下一惊,听他所说,难道想杀自己的,竟是晟王府接风宴上见到的,晟王的大公子宇文秦?!那日见他还说将来必待自己如亲兄弟,如今看来,竟也是人面兽心!
  
  
  萧景睿又问:“我乃外姓,也无意这王爷之位。为何还要下此杀手?!”
  
  
    那杀手竟仰头大笑,随即道:“萧景睿,你难道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吗?!王爷对你本就愧疚,自是要想尽办法补偿的。难道要等到他将王府传给你,我家主子再阻止吗?!”
  
  
  萧景睿见是如此,侧头跟身后的周如清说:“他们要的是我的命,你先躲起来,他们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  
  周如清轻轻握上萧景睿护住她的胳膊,并没有退开,眸中满是担忧的看着他。
  
  
  萧景睿心中一暖,柔声安慰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  
  为首的人向身旁的两个杀手递了个眼神,二人会意,一起举剑攻向萧景睿。萧景睿一惊,连忙挡了一招。周如清也知自己在他身旁只会成为负累,默默的退到一旁,目光却始终紧紧的跟随着萧景睿。
  
  “萧景睿,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!”
  
  
  那三人武功都不甚高,却好似练过什么阵法。三人配合的极其熟练,一人出招被萧景睿挡开,另两人立刻跟上,不给萧景睿一丝喘息的机会。
  
  萧景睿虽算不上能上琅琊高手榜的绝顶高手,可也自幼受天泉山庄教导,武功也是不低的,剑招更是玄妙,只是毕竟他也是个世家公子,一般江湖人不会来挑战,所以缺乏经验罢了。
  
  虽然一开始有些险象环生,但待萧景睿的剑招施展开,三人显然已经落了下风。
  
  
  又走了几十招,萧景睿找到一个破绽。先是假意攻击一人,却剑锋一改,攻向另一人。那人显然措手不及,被萧景睿击倒在地。剑阵一破,另外两人很快也坚持不住。
  
  苦斗多时,只剩下为首的杀手还在与萧景睿僵持,但他也已多处负伤,用剑撑着身子勉强不让自己倒下。
  
  
  萧景睿正准备给他最后一击。忽然觉得腰间被一双柔嫩的双臂环住,随后贴上一具温暖的身子。他心下一惊,却又闻到一股熟悉的茉莉清香,知晓身后之人是周如清。正在疑惑之际,听见刀剑进入血肉又抽出的声音。
  
  温热的血溅到萧景睿的脸上。他愣了下随即转身抱住了周如清,看到身后竟还有一个杀手!心中涌起一阵恼怒,使出一招杀招竟将那杀手一招毙命!
  
  
  随即半跪在地上扶起周如清。见她衣衫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,心中一痛:“你……怎可为我挡剑?!”萧景睿正在庆幸那杀手是冲着自己的心口出剑,周如清又矮了几分,只是刺在了肩上,并未伤及要害。但见伤口处已有些发黑,萧景睿脸色一变,剑上竟淬了毒!
  
  
  那为首的杀手忽的笑了起来,牵动伤口也不自觉:“萧景睿,你可知这毒名叫百花杀,用百种毒花练出,世间再无解药。你就看着她毒发身亡吧哈哈哈哈……”
  
  
  “你!”萧景睿不再管他,伤口呈黑紫色,短短的时间周如清已然陷入昏迷。想来这杀手所言不假,他连忙抱起周如清向晟王府中跑去。
  
  一路上萧景睿也顾不得疲累,心急如焚,只想尽早赶回府中请御医诊治。
  
  一进府中便碰见了宇文念,她和她身边的男子正好回府。见了萧景睿立刻惊呼道:“哥哥?!这是怎么了?”
  
   萧景睿刚要解释,那男子便抢先道:“这……这是百花杀?!”
  
  “公子懂得医术?烦请公子救她!”萧景睿见他一眼看出周如清所中之毒,心中燃起几分希望。
  
  
  
  男子连忙道:“快将她抱到内室,我尽力而为!”
  
  
  萧景睿闻言急忙将她抱进客房,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防。拉下她肩头的衣衫,血已经有些凝住了,伤口处的血都已经变黑。 萧景睿扶着周如清的身子,方便那男子从身后替周如清清理伤口。
  
  
  
  宇文念见萧景睿神色焦急,也蹙了蹙眉出言安慰道:“哥哥放心吧。唐清风他的医术念念是见识过的,不比宫中那些老头差。他一定能救这姑娘的。”
  
  话语刚毕,唐清风便摇了摇头,低沉着语气:“念念,这次……我也救不了了。”
  
  
  “怎么会……”萧景睿闻言,端坐直的身体一下松了下来,目光有些涣散,可手却还是紧紧的扶住周如清。
  
  
  唐清风叹了口气:“这毒名为百花杀。用百种毒花炼制而成,我不知是哪百种花。就算知道,也不能练出解药,因为这毒,总有相生相克,用错一味,便……”
  
  宇文念见了自家哥哥的神色,心中也不好受,便又开口问道:“清风,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?”
  
  唐清风略略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道:“这……若是能有天山雪莲,便能用它的极寒之气将毒素驱出体外。
  
  “那何处能寻到天山雪莲?”萧景睿连忙问道。
  
  
   唐清风站了起来,并不理会萧景睿的焦急,在床边踱了两步,缓缓开口:“天山雪莲倒不成问题,宫中应是有一只,晟王去求定能求来。但,这天山雪莲因为性极寒,一旦入体寒气便会游走至五脏六腑,造成损伤。就算是救回了性命,也恐怕难撑过十年。况且每月都会有一日受寒气上涌所扰……”
  
  
  唐清风说罢摇着头,一转身,看到周如清正面的肩头纹了一朵梅花。他顿时愣在了原地,一般梅开五瓣,可这朵梅花开了六瓣。从花心开始颜色越向外延伸越淡,这记号是……
  
  萧景睿将目光凝在周如清脸上,并未注意身后的唐清风。他目光渐渐坚定下来,带着几缕疼惜和温柔,双唇微启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只要她活着。”
  
  
   
  
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评论
热度(8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