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萧景睿同人]倦寻芳 01

      看过剧也蛮久的了。
      一直很喜欢萧景睿,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多少萧景睿的同人。
     所以就自己动笔写了。文笔真的比较渣,对人物的把握也有些ooc,对了,原创女主的。
     男主是萧景睿和萧景琰。

[1]

          南楚的春天总是比金陵的要长些。这里五月末的空气还是会浮动着几缕春意,和暖的天气也没有炎热的趋势。倒真是个山明水秀的地方。

金陵的景致也是不差的,只不过多了些人气,少了几分自在的意味。想起金陵,萧景睿的心便会沉下来几分。现在的金陵,风云诡谲,总是笼罩着一片阴翳,就算是再好的景致只怕也无心欣赏。

一阵脚步声拉回了萧景睿的思绪。萧景睿看见眼前的来人,不禁扬唇一笑,迎了上去接过她手里的篮子:“周姑娘今日采药回来的迟了些。”

周如清任他接过篮子,点头微笑,摘去头上遮阳的纱帽挂好。露出一张很平凡的面容,不施脂粉,五官都算不上精致,唯独有一双很灵动的眼睛,眸子是浅浅的墨色,让人看起来很是温柔。

她走到桌子前,随手写下一行清秀的小楷递给萧景睿,萧景睿习惯的随手接过:让公子等久了。不知公子今日为何事而来?

他看后便将纸递回给周如清,笑道:“没什么,只是景睿又想念周姑娘泡的陈茶了。”

周如清笑着点了点头,放下纸笔,去取了茶具,仔细的开始泡茶,认真的神色仿佛在做一件很虔诚的事。萧景睿落了座,静静地看着她煮茶。

萧景睿最近来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多了。他觉得周如清身上有一种很独特的恬淡,配上这陈茶沁人心脾的茶香,总是让他觉得心安。唯一遗憾的就是周如清不会说话,但好在她写得一手娟秀的小楷,平日里靠着这笔墨来与他对话。这里是一处小院,门前的牌匾上写着“清月”二字。院子不大不小,与昔日的宁国侯府自是不能比的。虽不端庄威严,但却很雅致,处处都能显出主人的用心。进门院子里种着些竹木,立着一些架子,晒了一些周如清平日采回来的药。清净的像是个世外桃源,好像避开了这尘世所有的喧嚣。

茶水已经煮沸了三巡。周如清递了一杯茶给萧景睿,萧景睿接过闻了闻茶香,轻轻抿了一口,顿时一阵清新从唇齿间传来。这茶名唤“普龙”,是南楚平民多饮的茶,只生在南楚,金陵是喝不到的。入口虽清新,余味却差了些。不过这陈年的普龙,倒也别有一番味道。

屋檐下挂了几个竹牌,被风一吹轻轻地拍打出清脆的声响。茶烟淡淡的在两人之间升起,隔着茶烟,萧景睿有些看不真切周如清的面容。也许是茶烟氤氲,水汽掩住了一半的面容,让人看着那双墨色的眼眸,总有种眼前的人是个美人的感觉。萧景睿低头笑了笑自己,他萧景睿从来就不是个在意容貌之人,能在这南楚偏远之地,遇上一名知音人,已经是足矣。思道此,萧景睿心里不禁一动,于是问道:“那日我来躲雨,周姑娘怎么不怕我是坏人?”

周如清提笔写下递给萧景睿,萧景睿接过看了,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上面写着:因为公子好看,不像坏人。

周如清见萧景睿看她,还冲他眨了眨眼睛,笑了笑。她一笑,眼睛就像一弯新月。每次都看的萧景睿心里也生出些欢喜。于是他又道:“景睿第一次见到姑娘,不知为何仿佛见到多年故友一般。引姑娘为知己,说出来让姑娘见笑了。”

周如清略微有些惊讶,提笔写道:“萧公子为人坦荡,我怎会笑话于你。我对公子也有这般感觉,可能这便是缘分的玄妙。”

萧景睿看了,见她毫不扭捏,心下又生出几分好感。又饮了一杯茶,照例景睿帮着撤了茶具,两人摆了棋局,手谈起来。周如清的棋艺倒说不上好,每次都败给了萧景睿,她也不恼,跟萧景睿一子一子的认真下着。今日似乎能僵持的久一些。等到萧景睿彻底赢了她,倦色已经染红了天边的云霞。

萧景睿看着天色,半分感叹半分玩笑的说:“今日周姑娘的棋艺似是进步了些。不知不觉都这么晚了。”

周如清也站了起来,略略活动了一下,这局棋下的着实费神了些,她也就懒得写字。对着萧景睿做了个吃饭的动作,萧景睿懂了她的意思,略微犹豫了一下,便答应了。

周如清似是有些开心,便去厨房忙了起来。屋子里只留下萧景睿一人,他就安静的坐在桌子旁等着。萧景睿不禁感叹,这些日子以来,也是很少有这么开心过了。世人都道他心胸豁达,可是如此变故,他又如何做到毫不在意。这些日子在南楚见了晟王,他的生父。那日生日宴的种种仿佛历历在目,晚上总是不得安寝。

萧景睿其实心里很复杂。他既想念金陵,牵挂在那里的母亲和二弟。又下意识的排斥,想远离那个权势纷争。即使他知道,他是注定逃不开那场风起云涌的,他也知道等风云消散了,那会是一个全新的金陵,全新的大梁。萧景睿是个聪明人,随着宁国侯府的倾覆。局势越来越明朗了起来,太子怕是要倒了。可上位的,真的会是誉王吗?萧景睿总有个令他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念头,他总觉得梅长苏并不是誉王的谋士。而是……靖王!也许是因为在所有人心里,靖王才是那个能整肃朝纲风气的皇子吧。如若真是如此,他又如何能去怪罪梅长苏?他虽不涉朝局,却也厌恶大梁近些年争权夺利,党羽攀附的风气。更何况,那些事情早就已发生,只不过是苏兄抖开了陈年的灰烬,将那些晦暗不堪都摆在了阳光下罢了。纵使这真相是这般令他痛彻心扉……

萧景睿轻轻闭了眼睛。他不再想了。

周如清端着做好的饭菜进来,见萧景睿闭了眼睛,想他是乏了竟睡着了,心下有些好笑。于是坐在他对面托着腮仔细的观察着他。

萧景睿不愧是琅琊公子榜上的人。他生的好看,很是清俊。脸上棱角分明,五官却又很柔和,也没有让人感到一点阴柔。都说君子如玉,倒是一点都不搀假。萧景睿温润的的确像一块暖玉。和他相处总是很舒服。

萧景睿是个习武之人,自然知道周如清进来了。于是调整了下心态,睁开双眼,正撞进一双浅淡的眸子里。那双明眸闪过一丝慌乱,那双眸的主人连忙拿起碗筷递了过去,冲他扬起一个笑容,好掩饰那一丝慌乱。萧景睿没有说话,接过了碗筷。

桌子上都是一些清淡的吃食。这种菜萧景睿也是许久没吃到了,饭菜入口的一瞬间,萧景睿有些惊讶。这菜虽说比不得平日里吃的佳肴,但越平凡的菜色,越显功底。能将如此平凡的一道菜,做出如此味道,可见厨艺也是不一般了。

夕阳疏斜,明明灭灭的打在墙上。两个人一起吃着饭,虽然无话,却不尴尬。萧景睿忽然有种错觉,觉得如此情境,好像一对平凡的夫妻过着再平凡不过的日子。行走江湖也这么多年,除了云飘蓼便再也没有对谁动心。想起云飘蓼,萧景睿虽然已经不会再感到痛楚,却依旧会有些唏嘘。那是他少年时的一个梦,一个支撑他走过少年时光的梦。为了她在江湖中声名鹊起,为了她登上琅琊公子榜。从两次求亲,站在药炉外默默的看着她,到亲眼看见她订婚……其实没有她也就没有如今的萧景睿。
眼前的姑娘跟顾盼神飞的云飘蓼比起来,显得更是寡淡。可她身上有一种萧景睿从未感受过的安定。或许是种淡泊,不是朝局中人,亦不是江湖中人。活的闲云野鹤,活的淡雅随心。让萧景睿不禁思及日后,日后回到金陵,怕是见不到她。想到生命里再也没有这个姑娘,他的心口忽然像是堵了一块大石,于是脱口而出道:“过些日子我回金陵,姑娘可否跟我一同回去?”
周如清夹菜的手顿了一下,之后轻轻的摇了摇头。她低着头,看不清神色。

萧景睿问出话的时候便有些后悔。自己如此一问,让人家姑娘以什么身份跋山涉水前往金陵?可在周如清摇头之后,萧景睿的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失落。一去一回的路程,在金陵怕是也要呆上许久,而事后自己也还是会住在金陵。如此一来,与这姑娘再见也怕是遥遥无期了。

于是萧景睿又问:“那……姑娘是否常住此处?”若是她在,他日后来了南楚还能来寻她。若是她不在此处,天地之大,又去如何寻她?

周如清没有点头,亦没有摇头。只是默默的吃着饭菜。

在萧景睿告辞前,她递给他一张折起来的字条。萧景睿冲她点点头,走出了院门。

夜晚的南楚不似金陵繁华,只是寥寥的数盏灯火映在街市。踏着月光温柔,树影疏朗,萧景睿展开手里的字条,上面一行小字跃然纸上:今日之缘,明朝逝水。你我都是漂泊之人,公子无需太过于介怀。

真的不会介怀么……

萧景睿抬头看着天上的满月。忽然很想问问她。难道她真的一点都不介怀么?生命中有太多人停停走走。他将她视作知己。萧景睿洒脱超然,可他同样是个重情之人。

他的心又乱了。

从云飘蓼之后,再一次为了一个女人心乱。忽然他想起一年前与言豫津夜谈那次,言豫津问他将来娶妻,是否要参照云飘蓼的样子。虽然是句玩笑话,可当时自己是认真回答了的:她有她的有缘人,我也有我的。不必刻意求相似,也不必刻意求不似。一切随心罢了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