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萧景睿同人]倦寻芳 03


[3]

灯会那天暮色似乎降临的早了些,周如清想了想,便脱去了白衣换了一身浅粉色的衣衫。带了些许平日里不会戴的发钗,又挑了对琉璃耳饰。

   萧景睿来的还是很早的,刚巧周如清已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。

   平日里周如清的衣衫都是素色的,基本都是不同款式的纯白衣衫。今日萧景睿在屋外见到一抹桃色还愣了一愣。想到她为了与自己一起出门赏灯,特地换了衣衫,随即心下有些欢喜。

   萧景睿觉得桃色是适合她的。映衬的整个人面色红润起来,不再如白衣那般看起来弱质盈盈。倒是有些别样的意味,这样打扮起来,竟隐隐有几分美人的影子了。

   周如清见他来了,向他笑了笑。上下打量了他几下,提笔递了张纸条给他:公子今日,甚是好看。

   萧景睿有些哭笑不得。她素来坦荡他是知道的。他也承认今日是特意注意了些穿着。换了身淡蓝色的衣衫,还配了一块弯月形的白玉珏。但她如此直接的说出来,还是一时有些无言。于是轻咳了一声,道:“我们走吧。灯会已经开始了。”

   周如清也不再打趣他。提步跟了上去,萧景睿有意放慢了脚步,让周如清走到他身侧与他并肩。周如清也很自然的与他并肩走着,没有刻意去回避什么。萧景睿轻轻闻了闻,今日她熏得是淡雅的茉莉花香,甚是好闻。心里又轻快了几分。

   今日的南楚却是有些不同于往日的,往日里暮色沉沉,只有那么几盏零星的光亮。今日却是灯火璀璨,能看清河畔树枝在暮色里随着和暖的风轻轻摇曳,被灯火的光亮一照,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光影。河里错杂拥挤着许多挂满花灯的花船。灯火映在河里,随着水波泛起一片微光粼粼。水面上还漂浮着许多点燃或是已经熄灭的河灯。

     周如清目光投向那些河灯,每一盏河灯都代表着一个人或喜或悲的心绪。或许是一个愿望,或许是思念一个人,一场往事,一份希冀。她也曾经亲手放过那么一盏河灯,那时候她还年龄尚小,不谙世事。总以为那短短的一日,便是代表着日后长长的一生。她曾折了一盏灯,虔诚的推进水中,那时希望,她和一个人永远都不会分离。可思及现在,不禁垂下了眼眸。想是属于自己的那盏灯,终究没能飘过彼岸,灭在了途中吧。

    佳人在侧,萧景睿倒不是很注意周围的景致。他侧目看她一双美眸不住的看着周围的景致,见她开心他心中也生出些欢喜。可随即又见她驻了脚步盯着河灯出神,微垂的眼眸似是敛了些情绪。他便开口问道:“姑娘可是想放一盏花灯?不如景睿去……”

    周如清轻轻抿了抿唇。摇了摇头截断了萧景睿的话,对他扯出一个微笑。
  
   萧景睿便也不再多言。两个人一起向着城中心繁华的街市走去。街市很长,两侧挂了绵延不绝的花灯。耳畔一下子就喧嚣起来,有路人的笑闹声,有摊贩的叫卖声,混杂在一起有些吵闹,但听起来并不让人感到厌烦,却是一片祥和喜气。
  
 人群涌动,萧景睿和周如清也跟着人群走马观花似的向前走去。萧景睿让周如清走在里侧,自己替她阻挡偶尔涌过来的人群。还没有忘记柔声问她:“姑娘说喜欢灯会上的吃食。若是遇见姑娘喜欢的,停下便好。景睿替姑娘买了来,过了这道街市有处廊桥,人会少些,可以去那里休息片刻。”
  
 周如清点点头。其实这灯会上的吃食都太过偏甜,不甚符合她的口味,当日只是为了揶揄一下萧景睿随便一提罢了。她脚步未停,心下却在思量着。犹豫了几步的时间,便侧过头看了看萧景睿,见他还在替她挡着周围的人群。心里一阵温暖。扯了扯他的衣袖。
  
  
 萧景睿看向周如清。她向他眨了眨眼睛,他不知是不是心意相通,竟懂了她的用意。任她扯着自己的衣袖,在前方的一个转角一转,转到了一个偏僻的巷子里。她带着他向巷子深处走去。
  
 又走了一段,萧景睿发现这里似是有家小店,门前摆了两张简陋的小桌,亮着一盏昏暗的灯。似是与外面的热闹的世界隔绝。
  
 周如清放开了萧景睿,示意他坐下。然后敲了敲桌子。木门传来吱呀一声,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走了出来。见到周如清,有些浑浊的眼睛顿时亮了不少,变得慈祥起来,声音倒并不苍老,中气很足:“是清儿丫头来啦?有些日子没见到了。我这眼神不好,怎么好像瘦了不少?今日还是吃凉糕吗?”
  
 周如清愣了愣。她道天色昏暗,元伯眼睛又不好,定是看不清容貌的。但……她一时不知道如何回话。萧景睿见了忙替她说:“老伯,她不能说话,就吃凉糕吧。”
  
 “什么?!”元伯的声音一下高了起来,似是有些激动,“清儿丫头怎么不能说话了?!是谁干的?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……”
  
   周如清略略蹙眉,对着元伯摇了摇头。萧景睿本以为她自幼便不会说话,未曾想,现今看来似是有些缘由……
  
  元伯平静了下。眼神里带了些许疼惜,怕戳到她的痛楚,便不再问此事。便看向萧景睿,“咦”了一声,有些疑惑的道:“怎么琰小子没跟你一起来吗?”
  
  
  周如清的身子明显僵直了下。若是说刚才问她不能言语并未触犯伤痛之处,可这一问,竟让她呼吸一滞,随即一阵疼痛漫上心头。像是打翻了陈年的醋,再混上最烈的酒。带出些不了忘却的过往……终究是酸甜苦辣滋味难言。
  
  萧景睿也愣了下。心里充满了疑问,还有些酸涩。她……也曾带着他人来过么?可转念又觉得,自己与她相识不过月余,错过了她之前的人生,再说自己年少之时不也曾为了云飘蓼而执着过么?她有她的过往也不足为奇。终究所遇之人都不是良人罢了。若是良人,他们怎会相逢与此,一同坐在这南楚偏僻的一条小巷之中呢?只是萧景睿以为他是了解她的,至少是懂她的。可是今日这老人短短两句话,都让萧景睿有些无措。他真的了解她么,他可否真的有走进她的世界……思及如此,萧景睿心里便被一些气闷之感涨的满满。
  
  元伯见二人都不说话,暗骂自己不会说话,连忙笑着道:“你看我,老糊涂喽。你们年轻人的事儿啊,我可管不着啦。还是给清儿丫头拿凉糕去喽。”
  
  吃了片刻,听了元伯唠叨了这些年的琐碎事情,便起身告辞。元伯还热情的塞给萧景睿两包打包好的凉糕,还不忘拉过萧景睿叮嘱要他照顾好周如清。萧景睿一时还未能释怀,闷着声点头答应。
  
  两人出了小巷,依旧是肩并肩的走着。虽都是无话,却不似来时那般温暖。萧景睿想开口,话到口中却又收了回来。直到两人走到巷口,渐渐要回归喧闹,他才压下心中的郁郁,依旧语气温柔的道:“姑娘前些日子提到的吃食便是这个吧?老伯的凉糕却是不同,景睿很是喜欢。”
  
  周如清目光微动。她从来都拒绝不了,萧景睿是如此温柔之人。
  
  
  于是她扯起一个笑容。灯火阑珊点点的映在她眼中,她看着眼前的萧景睿。他是琅琊公子榜的榜眼,是如此温润如玉之人。他点滴的关心和温柔,她都记在心里。有时她的心会动摇,想是任谁都不能拒绝这样好的人吧。更何况,人世凉薄,她亦是如此贪恋这份温暖。
  
  
  她忘记那个人了么?为什么。还是忘不掉呢。明明过往的一切都该被鲜血冲刷的干干净净。她记忆力的那个人鲜活,却又冷漠。他不善言辞,中正耿直,却也有他独有的温柔。她是恨他的,是怨他的,可他又何其无辜……
  
  
  萧景睿见她望着他的眼眸渐渐染上了悲伤,知晓她许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之事。刚想开口安慰,却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  
  
  “哥哥?!”一道轻快的少女声传来,宇文念穿着盛装出现在两人的身边,她身畔也跟着一名容颜俊美,看上去沉稳端庄的男子。她看见自己哥哥和一名女子旁若无人的对视着,于是抿了抿唇,向身旁的男子递了个眼色,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两人面前。
  
  “哥哥这是带嫂嫂出来逛花灯的?”宇文念的语气满是揶揄,笑着问萧景睿。
  
  
  
  “念念!”萧景睿半分窘迫,半分严肃的对她道,“事关周姑娘清誉,不可乱说。”
  
  没想到宇文念笑的更是开心:“我还从未见哥哥如此紧张过。看起来就算现在不是,将来也一定是啦!”
  
  
  萧景睿心知她脾气,便不与她多言。转而向周如清道:“还望周姑娘见谅,舍妹贪玩,并无他意。”他是对周如清有意,可如此玩笑事关女子清誉,他还是要制止的。
  
  
  周如清摇摇头,用手比了个回去的动作。萧景睿会意,有些担心道:“姑娘可是累了?那景睿送姑娘回去吧。”
  
  
  周如清顿了顿,点了点头。她今日心绪不佳,也着实是倦了些。
  
  萧景睿看了一眼宇文念,便要先去送周如清回住所。谁想宇文念竟拉他到一边,敛了笑意,认真跟他说:“哥哥,你别怪念念多话。念念能从哥哥的神色看出来,哥哥喜欢这位姑娘。念念虽然没有哥哥经历的事情多,可是感情上可以算是哥哥的前辈啦。哥哥应该知道,这世事变化无常,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既然今朝还有缘分,哥哥一定要把握住啊!”
  
  萧景睿认真的听完,若有所思。念念这一番话倒是有些醍醐灌顶,他经历过那场生辰宴会,怎会不知这世间之事瞬息万变。他心下了然,他虽然不曾了解周如清的过往。可他所懂的他欣赏的是眼前的周如清。纵使错过过往,却还拥有将来,更何况他还有时间去了解她……萧景睿的心一下开阔起来,澄如明镜。
  
  
  有些事,他是想清了。有些人,他是要留下的。
  
  
  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