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彼岸浮灯(一)。短文/未完/文笔渣/ooc

——方兰生。

   其实忘川是没有风的。

   但方兰生还是觉得很冷。这里没有白昼,只有无尽的黑夜。每日都有无数鬼魂经过,都有着不同的执愿。那么方兰生,你的执愿又是什么?

     ——“若是予你十世寿命,死后将不得再入轮回。以魂为体,以魄为形,化为这忘川里的一颗引路石。不过予你十世寿命,你也未必能再等到他。况且你这十世均是百岁之相。你可还愿意?”方兰生听见耳边孟婆悲悯的声音。

    ——“是。这是兰生所执。兰生不悔。不过若是那人能活过来。还有、若他能醒来,便、便让那人忘了我吧。”方兰生听见自己坚定的声音。

   “何故?”孟婆放下手中的忘川水,有水洒在桌面,沿着桌子滴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 嘀嗒。嘀嗒。

      方兰生笑的有些酸涩:“我…我这是一厢情愿的事儿。毕竟、他和晴雪…他们才是…而我不过是一个同伴,无关痛痒。他就算复生、也肯定不会回忆我和他的过去。也许…他的记忆里有我的场景都少的可怜吧…”方兰生又想笑,可是眼角有些发酸。

  “我是为了自己。我怕我自己在生生世世的轮回里,会忍不住去寻他。等他。不如——将所有交集都断在这一世吧……也断了我那些妄想。”妄想?妄想。妄想着与那人并肩作战,妄想着有一日那人会牵起自己的手。可最后…那些所谓妄想终究化为齑粉。连那木头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。

   “当真痴儿。罢了,你且去吧。我允了你。若他会活过来。也会,忘记你。”孟婆的声音依旧清冷,好像看过太多的尘世悲欢,参破太多的生死大梦。

   方兰生终于扯出一个笑容。双手合十行了一礼。

   转过身望了望蒿里。又望了望人间。

   别了,二姐。

   别了,……木头脸。

    这一归尘世,我便拥有十世寿命。可十世过后,了无尘烟。那人的一世,却因是仙灵重生而总有长久的寿命。

   可他方兰生甘之如饴。不知是陷在轮回还是执愿里,不能自拔。不可救赎。

    九百年后。琴川。

   往年放花灯时都是极其热闹的。河边聚拢了许多人,放的河灯也不尽相同。有求功名、求姻缘、还有思念亲友……亦或是吊唁故人。

   今年的灯会却冷清的很。

   淅淅沥沥的小雨敲打着江南小镇的青石街,因着下雨没有灯会,街上的人都匆匆回家团圆。

   以往一朵挨着一朵似锦绣带子般的在河面浮着的花灯,今年已不见了踪迹。河面只有零星几只被雨水浇灭的河灯。

   少年一身白色衣衫。如每年一样,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放着河灯。不过他放的河灯数一直在增加。最近这几年已经加到了十盏。

    他没有打伞。

    就任凭雨打在身上。

     他同样点不着河灯。好像也没有要点着的意思,拿了一盏河灯就自顾自的言语着。

“九百年了。也不知那人究竟活过来了没有。这是第十世轮回了。也许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……若是他重生后还能念一分情谊,来琴川…”他想到什么忽然住了嘴,愣了片刻,眼里染上了些许水雾:“他……已经忘了。怎么……再来……?”

   算算寿数真的最后一世了。

   方兰生害怕了。他怕。他已再不会有轮回了,而他……重生后应该会先去乌蒙灵谷再去天墉城最后和晴雪隐居在桃花谷吧……

   方兰生怕是已经等不到他再来琴川了。

   这个认知让方兰生心里布天盖地的疼痛。这个结局他一早就知道。可忽然又变得难以接受。而即使走过这漫长岁月。他的妄想依旧还在。不过不再是与那人执手共看世间。

    而是——他想再见百里屠苏一面。仅仅是见上一面,知道他,过的好便足够能弥补这么多年来虚无的时光,这么冗长沉寂的苍凉悲怆。

   方兰生又推出一只河灯。又拿起一只河灯。

   然后就看到他。在河对岸。

     那个他心心念念了九百多年的人。就站在那里,仿佛跨越了纷繁的时光而来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 方兰生拿住河灯的手在不停的颤抖。身上的雨冰凉的滑进衣服里,浇灭身体尚存的暖意。他就这样不错开眼的看着对面的玄衣少年。

    一人,一鸟,一把剑。还有眉宇间那一点鲜红的朱砂。当然,依旧如当初那般没有表情。

   方兰生的泪夹杂着雨水,滑进嘴里,有些咸涩的苦。
不是幻觉…不是……

   他真的活过来了。百里屠苏真的活过来了。方兰生心里欣喜滔天,却有着填埋不了的空落。

   二人就这样对视。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们。不存在任何隔阂。

   然而——他看到三名女子从他身后走开。一蓝,一红,一橙。她们三人一如当初。

   而那蓝衣女子走到了玄衫少年身边,轻轻执起他的手。玄衫少年并没有挣脱。

   一时间方兰生觉得天地都失色,他们是那么般配。方兰生心里被什么填满了,涨涨的。他是开心的,开心他的木头脸能够重生。他是不甘的,他十世寿命换来那人与她人执手。可……好像九百年前那二人就已经如此了罢。真的没什么可怨的。

    方兰生低下了头。

    他听见那橙衣女子用依旧明快的声音问:“哎?屠苏哥哥,对面那个人好奇怪啊……他不怕雨淋吗?明明花灯点不着的,可还偏要放,也真奇怪。”

    红衣女子掩唇轻笑:“好了小铃儿,也许那人只是为了个执愿呢?倒是百里公子刚获新生,这夜也深了,不如我们先投栈去。你说呢百里公子?”

   “…可。”

    方兰生死死地盯住水面,对岸说什么都一点不落的听到耳朵里。水里的倒映着他的脸。虽是与从前无异的一张脸,可却始终觉得满是岁月的风霜。

   等听到四人离去的脚步。他才缓缓抬头,眼睛里的悲伤太分明。

   那四人,依旧没变。

   好像九百年的光阴,只有他方兰生一人变得面目全非。可他不会后悔。

  只要百里屠苏幸福。

  只要百里屠苏活着。

  他方兰生愿意付出一切代价。更何况,他终究能够见到他一次。哪怕以后是真的不能再相见了。

   他会灰飞烟灭。而她们几人,会伴着百里屠苏一直走下去。他永远不会孤单寂寞。那么有没有方兰生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 方兰生忽然想到百里屠苏说过的。虽有遗憾,却不后悔。

  氤氲的水雾渐渐模糊了百里屠苏走远的身影。

  屠苏,当年你见我如见春风。

  而今你见我,如见众生。

评论(8)
热度(25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