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【越兰】流水账:夜深忽梦少年事(二)

6

亲弟弟?为何从来没听陵越说起过?

我这随口一问,芙蕖竟给我说了个很长很长的故事。

7

陵越除了有个亲弟弟叫方兰生,还有个师弟叫百里屠苏。从小和陵越一起长大。

屠苏和普通的天墉弟子不一样,他本不叫屠苏,而是叫韩云溪。他背负着的是上古凶剑焚寂的煞气,这就注定这不同的一生。是旁人所未拥有的,也是旁人不想拥有的。

天墉原来有个弟子叫陵端。是屠苏的师兄。处处与屠苏为敌,借着不知是何来历的黑衣人盗剑害死同门之事陷害了屠苏,逼得屠苏远走天墉,去了琴川。

这一去,却也注定了方兰生和陵越的因果。

7

陵越是在琴川第一次见方兰生。

那个时候方兰生正在被一群服了药变得面目全非的百姓追赶,陵越用万箭穿心救了他。

这理不清的因缘际会,便从这里开始。

那时陵越不知道为什么,心下对这个名为方兰生的少年有种特别的感觉。也许是因为方兰生实在是讨人喜欢,一个少年,长的几分男生女相。大大咧咧说个不停,仿佛每天都有数不尽的欢乐。

方兰生喜欢缠着陵越。

陵越被方兰生缠着却也是有几分欢喜。也说不上为什么。

直到偶然看到他手腕上的疤痕,陵越才知道,冥冥之中血浓于水的感情。

方兰生是他亲弟弟。

他在有这个认知的时候却也不尽是欢喜的,心里的某个角落确是有淡淡的失落和酸楚。

8

他藏着这个秘密,不愿和方兰生相认。

理由无非是,方兰生现在过的很好。而他二姐方如沁一手带大了他,也是离不开他的。

不知道这理由是说服了别人,还是陵越自己。其实,也不尽然,他只是不想相认。

陵越旧居天墉城,对这人世间三千烦恼也都是不甚了解,所以他不知道应该把自己对方兰生的感情叫做什么。

他只是喜欢宠着方兰生,他说什么便是什么。他做什么都是对的。喜欢方兰生在身边吵吵闹闹,喜欢看着方兰生笑,方兰生一笑,陵越也跟着他笑。

那段时间,屠苏觉得自家师兄和以前不一样了,除了更爱笑了之外,好像心里也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8
自从陵越知道襄铃的存在之后,便笑不出了,尤其是知道方兰生喜欢襄铃之后。

他陵越一生以除魔卫道为己任。斩妖是责任,却从来没有这么仇视过一只妖,还是一只没有害过人的妖。不知是因为怕方兰生被这妖迷惑,还是因为方兰生追着讨这只妖的欢心多了,粘着陵越少了。

总之,陵越是要除掉这只妖的。

接到方家二小姐的信之后,陵越和芙蕖就下了天墉城。纵然方兰生拼命拦着,还是毫不意外的打伤了这只妖。

可陵越后悔了。

当他看到方兰生发着高烧虚弱的躺在床上,心心念念着襄铃不肯喝药的时候,他后悔了。心里自从幼时弄丢弟弟之后从未有过的痛楚,他要那个充满活力笑笑闹闹的方兰生,而不是干着唇,面色白的吓人的方兰生。

他去找了襄铃,用自己的功力给襄铃疗伤。让襄铃去劝兰生喝药。

果然兰生愿意喝药了,陵越从门外看着方兰生喝了那药,嘴角扯开一个笑容,却生生收了回去——之前他被狼妖打伤,伤势还未痊愈便又用功力救了襄铃。此刻心口是钻心的痛楚,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回了房。

调息了一个晚上,陵越也想了一个晚上。

第二天推开门,陵越瞌上了双眸,他想,他明白了。

9

他是喜欢方兰生的。

不是哥哥喜欢弟弟那种,而是就像风晴雪于之屠苏,少恭于之巽芳那种喜欢。

陵越忽然从心底生出一种厌恶,他讨厌自己。讨厌那个对自己亲弟弟抱有这般龌龊的想法的陵越。他不能说,也不会说,这是谁都不知道的秘密,永远不能被别人知道。

可是感情,越是压抑便越是剧烈。陵越只是对方兰生越发的好,却时刻提醒自己不能逾越底线。

他一直做的很好,很像一个哥哥对弟弟的宠溺。

除了,那个意外。


评论(7)
热度(28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