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【越兰】流水账:夜深忽梦少年事(一)

1
我叫兰芳。

我第一次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第一个入眼的就是那个很好看的人,一身紫衣衬得他越发的英气。精致的五官都无可挑剔到了极致。

唯独。

他总是敛着眉的。

周围的人也都是白色搭配着紫色,他们唤他掌教真人。

他对我说,从今天开始,你就和众多弟子一起守护天墉城,守护这天下苍生。

我点了点头。

他便要离去,只是走了几步。忽然又说,你,就叫兰芳吧。

我又点了点头。

看着他的背影,不知怎么就觉得孤寂。

2

后来,我知道他叫陵越,却也是个表示辈分的名字。我问过芙蕖,她说她也不知道,可能连陵越自己都忘了。

我是剑灵。

掌教真人的剑灵。陵越的剑灵。想到这里,就觉得心里好像很满足。

我是剑灵。对于这世上的情感,我知道的不多。但是我还是觉得陵越是不开心的,至于为什么,我从来还没见到他笑过,却总见他蹙眉。我想,他应该是不开心的。

陵越的生活很规律,千篇一律的让人觉得可怕。早上起来便去修炼,吃过饭就去处理这天墉城的大小事宜,偶尔去指点弟子们练剑。忙忙碌碌的一天,不给自己留一点多余的时间。

我问过陵越,问过他累不累。

他说累。

我又问,既然累,为什么不休息。

他说,这样身上累,停下来心里累。

我是不懂的,便疑惑的看着他,他却不再多言。

3

如果不是那天陵越拗不过芙蕖中午倚在座椅上小憩了一会儿,我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知道那个人。

陵越在梦里也是敛着眉的。

我刚想靠近他帮他舒展敛了很久的眉,却听见他轻声的呢喃。

“兰…兰…”

我吃了一惊,以为他发现了我。可等了一会儿,发现他并没有醒来。

我又接近了些,听了个仔细。

“兰生。”

4

兰生?

我在天墉城已经不少时日,未曾听过哪个长老或者哪个弟子叫兰生的。

待陵越醒来,我便问了他。

他并没有吃惊我为何要问,只是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温柔,沉默着,像是想起了一些旧事。只是依旧蹙着眉。

过了很久。

“一个故人。”他淡淡的说。任我再怎么问,都不再开口。

于是,我去问了芙蕖。

芙蕖的反应倒是和陵越有几分相似,她也是沉默了许久。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“兰生姓方,方兰生。是师兄的亲弟弟。”




评论(1)
热度(26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