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嫌弃夫妇]等梦回还03

咸粽终于上线!废话一大车

- 03

  岳绮罗原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这种感受了。自从她神魂不灭以后,偶尔会有没能食人精气的时候,那也只是法力不济的虚弱罢了。可是这一次却是真实的,法力源源不断从体内被引到无心设好的法阵里。这种法力大量流失的感觉,让岳绮罗的神识有些涣散。像是身子都浸了水,在苦水里浮浮沉沉。

  如果不是用余光看到无心几乎都泡在血水里的身子,和他脸上不做掩饰的痛苦,岳绮罗都会觉得,这一定是无心为了杀她设好的一个局。毕竟这种感觉同死亡太过于接近了,近到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无心,只是朦朦胧胧间,她好像看见——

  那人裹在蓝色的军装披风里,整个人散发着灰败的气息,脸上斑驳着腐烂,神色却又是心疼又是卑微。他哑着嗓子,费力的说道:“绮罗,我不值得你这样做。”

  岳绮罗平日里很是喜欢张显宗伏低作小,唯命是从的样子。可此时此刻,看见他破旧的身子,心里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难过,她想骂他几句,再踢上几脚,但也没什么力气,只能低低的骂了句:“愚蠢!”

  身旁的无心忽然大叫了一声,那声音痛苦的,让岳绮罗仅存的神识都为之一震。侧过头去看,眼前被泼了一片粘稠的血色。血溅在脸上,却透过躯壳,灼烧着她的神魂。她模模糊糊的想着,无心流了这么多血,怕是终于活不成了。那她呢?也要死了么?脑海中浮现出她记忆里还算清晰的一幕幕,从白云观到段三郎,从百年封印到张显宗。她忽然觉得,寂寞,是比天之后的寂寞。无人疼她,无人爱她,亦无人懂她。除了张显宗。

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岳绮罗觉得那被无心的血撕扯成无数碎片的神魂一点一点重聚。有意识的缓缓睁开眼眸,一瞬间的光亮刺进眼睛里,眼前从空白一片渐渐恢复出了景象。熟悉又陌生的画面让岳绮罗愣了愣。

  三根人骨的祭坛,数不清的纸人。还有原来张显宗送她的金银珠宝,那些碍眼的俗物。真实的恍如隔世,让岳绮罗分辨不出眼前是真真切切,还是虚无的幻境。她尝试着,将法力注入到面前的纸人里。一、二、三......

  仅仅三张纸人。

  岳绮罗瞬间瞪大了双眼,耳边响起无心那句话——“只不过用我这一身血,和你这一身功力罢了。”

  难道无心所用之法,当真成功了?所以,她才感受不到身体里那熟悉的神魂,使出全部法力,才只能驱使三张纸人。那么,她此刻,就真的只是一个会生会死,像张显宗一样脆弱不堪的凡人吗?!岳绮罗想到此处,青涩秀气的眉眼皱成一团,她并不是不能接受,这一切都是她和无心的选择罢了。只是,她还是要去找无心问个清楚的。如果他没死的话。

  “绮罗,我可以进来吗?”门外传来敲门声,伴着响起的是张显宗那虽然略带小心,却掩饰不住温柔的声音。

  岳绮罗少有的失神了。是了,她已经没了法力,那张显宗自然是应该活着的。只是不知道,这时空究竟逆转到了什么时候,现在的张显宗是活着,还是半死不活的活着?若是后者,她可没有留住他生魂的能力了。

  “绮罗?”直到门外声音再次响起,还带上了几分焦急。岳绮罗才收了心绪,她习惯藐视这世上的一切,也习惯做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。哪怕心里生了些原本不曾有的思虑,她依旧只是淡淡的应了声,让张显宗进来。

  张显宗推开房门,阳光随着他铺了满屋满地。他逆着光,将日光遮去了大半。动作丝毫没有僵硬的气息,身姿挺拔,列松如翠。他进来第一时间就是走到岳绮罗的面前,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脸色,刚才她太久没有回应,让他有些担心了。不过眼前的绮罗,并没有什么异样,才叫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但还是开口问道:“绮罗,怎么这么久?”

  岳绮罗坐着,扬起精致的小脸看着他,蓝色的军装披风随着进门的动作一摆一摆的。

  那个为了她成为不人不鬼行尸走肉的张显宗,为了她死了两次的张显宗,那个躺在火里的张显宗。如今又站在了她的面前,带着鲜活的气息。岳绮罗一时失语,她是对不起张显宗的,她答应过要保护他却没做到。但她这也算让他再次活过来了,只是小小的亏欠了他。那她就勉强允许他跟在她身边好了。

  岳绮罗原来很少注意过张显宗的神色,如今一看,他脸上满满都是关心与焦急,自己只是晚应了他一会儿。岳绮罗心里又有点闷闷的,他还不知道,她已经没有法力了。见到活着的他,她心里居然有点怨他,凭白生出了点委屈。

  岳绮罗心里不痛快也不想说。眉眼一横,漆黑的瞳仁瞪着张显宗:“怎么?让你等得久了点,你敢不耐烦了?”

  张显宗愣了愣。他只是担心绮罗,怎么惹得绮罗生气了?但绮罗生气了,那一定是他的不对。他盯着眼前唇红齿白横眉立目的小姑娘,心里欢喜的想着,绮罗就连生气都是好看的。嘴上却小心翼翼的说:“不是。绮罗,我是怕你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 岳绮罗听着这话觉得别扭,她是没了法力,但张显宗凭什么觉得她会出事?就算她真的出了什么事,他一个凡夫俗子又能怎么办,再拼上一回性命?到头来还不是要自己再救他。岳绮罗心里更是不痛快,她一不痛快,就想让张显宗滚出去。可抬眼对上张显宗关心备至温柔如水的目光,她却又忽然说不出口,不情不愿的应了声:“我没事。”

  张显宗看她小脸上别扭的神色,知道她心里一定因为什么不痛快。但她竟然没有赶他走,心里顿时升起小小的满足。脸上立刻扬起笑意,献宝似的侧了侧身,让出一个人来,对着岳绮罗说道:“这是楚老板,留洋回来的。在这边开了个照相馆,大家都说他照的好,今天请他来,给你也照几张。”

  楚老板?照相?岳绮罗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,现在大概是自己搬到顾玄武宅子里的时候。略一思索,想起张显宗似乎按她说的抓到了无心关在井里?!原来就是从这里开始,她和无心开始了不死不休的争斗,结果斗到最后谁都没死。反而是他们身边的人都死了。

  岳绮罗既然知道了境况,那她就不可能再等。她和无心,应该还有些话说。于是她自然的忽略了照相的事,向张显宗问道:“无心呢?我要见他。”

  张显宗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不见。眼下的肌肉抽了抽,一股苦涩从心里蔓延开来,随即低下头,眼神暗淡起来。从披风里伸出手将军装帽檐向下拉得更低了些,微微抿了下唇,吐出一个字:“好。”

  岳绮罗见他这样,知道他是误会了她的意思。但她并不想解释什么,也不需要向他解释。反正无论如何,他的身心,他的神魂,都是他岳绮罗的。

  张显宗带着她来到后院,刚一走近,就听见无心在井里大喊:“岳绮罗呢?我要见她!”

  无心这一身血都流了,一定急着见那个女人吧。没想到睁开眼看见的居然是被自己关在井里的时候,还真是有趣。岳绮罗挑了挑眉,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。快步向无心走了过去,对张显宗昂了昂下巴:“放他出来。”

  这笑容在张显宗看来,既觉得绮罗娇艳俏丽的像个妖女,又觉得甚是扎眼。如果这不是绮罗的吩咐,他一定毫不犹豫的,一枪崩了那无心。素白色的手套在空中一挥,手下的兵就上前将盖住井口的铁栏取开。

  无心一下子跃了上来,匆匆忙忙的要走,却被岳绮罗小小的身子挡住了去路。无心有些不耐的低头看她一眼:“姑奶奶,你还有什么事?”

  “我只是想问你,”岳绮罗甜甜的笑着,用大家都能听见的声音,随后又轻轻踮起了脚跟,手搭上无心的肩膀,呼吸贴在他耳边,“你我现在,都不会再永生了?”

  张显宗双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两个人,微厚的嘴唇抿成一条线,眼睛里毫不掩饰对无心的杀意。他不会违抗岳绮罗的意思,但并不妨碍他讨厌眼前这个男人。
 
  无心看着张显宗一脸厌烦的盯着他,冲他摆出一个明晃晃的笑容,看着张显宗越来越黑的脸色,侧过头也贴着岳绮罗说:“你自己感受不到吗?我说岳绮罗,你该不会是现在才后悔吧?这次咱们讲和行不行?我不来找你麻烦,你也别来找我。咱们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 岳绮罗伸手一推,有些猝不及防将无心推的踉跄了几步,斜了他一眼:“我原来竟不知道你也是这般无趣。”

  岳绮罗不再看他,转过身看着眼前明显一脸不爽却站在她身后不敢轻举妄动的小军官。他跟无心很不一样,你若让无心有半分不爽快,他定要还给你。而张显宗却连一个埋怨的目光都不会给她。岳绮罗心里满意极了,她开口叫他:“张显宗。”

  不自觉声音都轻快了几分。
  而张显宗是听得出来她的语气的。岳绮罗上扬的尾音在他心里绕了几圈,打了个结,百转千回的。像被年幼的小猫爪子挠了,有些痒痒的。他也情不自禁的扬了扬唇角,回应了她:“绮罗。”

  岳绮罗见惯了他这副呆呆的模样,原来觉得甚是碍眼,如今觉得顺眼多了。习惯性的露出一个有些邪气的笑容:“放了他吧,让他有多远滚多远,我不想再看见他。”

  张显宗最是爱她这般阴森森的美,只觉得一瞬间神魂都仿佛被她摄了去。只要是那张鲜红鲜红的小嘴里吐出的话,他像来都唯命是从。张显宗觉得自己着魔了一般,已经不能自拔了,也不想再自拔了。他眉眼柔和的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 随后看向周围的几个士兵,一脸柔情瞬间消失不见,带着军阀应有的狠戾。

  “你们几个,”张显宗看着无心,眯了眯眼睛,“把他给我扔出去!”

  无心暗地里将张显宗和岳绮罗骂了几遍,脸上还是笑嘻嘻的:“不麻烦,不麻烦。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 张显宗一只手摸上腰间配的枪,另一只手将军装帽檐向上扬了扬,歪着头看着无心,脸上骄傲里还带着点不屑,开口道:“告诉顾玄武,文县我替他管了。让他也别再东躲西藏的,我张显宗,就没想着要留他一条命。早晚有一天,他得死在我手里。”

  说完这话张显宗第一反应就是偷偷的去瞄岳绮罗的脸色,他被顾玄武压了一头这么多年,无心还是他的同伙,心里那股气自然按捺不住的想要吐出来,却不知道绮罗见他这样会不会生气?

  岳绮罗心里也觉顾玄武该死,何况她还挺喜欢张显宗这样忘恩负义心狠手辣的模样。看见张显宗偷偷看自己,又觉得很受用。所以她几乎微不可见的对张显宗点了下头。

  张显宗自然不会放过她的任何一个小动作,他甜甜的想着,绮罗终究是向着自己的。

  周围的士兵见惯了张显宗这副凶狠的模样,一点都不敢懈怠,连忙围上去架起无心。也不管他嘴里骂骂咧咧,只想赶紧将他丢出宅子交差。

  无心的身影一消失在院子外,张显宗就立刻向岳绮罗走过去。他心里是想跟绮罗近一些,再近一些,就像刚才她和无心那样。但他不敢,他知道绮罗一向不喜欢别人亲近她。所以他只是在岳绮罗两步之外停了下来,眉目都柔和下来,温温柔柔的问她:“绮罗,站这么久是不是累了?要不要回去休息?”
 
  岳绮罗饶有兴致的看着张显宗,小巧精致的绣花鞋在地上向前踩了两步,就像踏在张显宗心上似的。

  她伸手摸上张显宗军装领口,一抬眼正撞上张显宗的目光。张显宗也是女人堆里滚过的,可是此刻他看着绮罗长长的眼睫,那漆黑的瞳仁里映出了自己,心跳得却跟打鼓一样,好像要从胸膛里跃出来。脑海里顿时空白了一片,只看见岳绮罗殷红的小嘴微微张开,清清脆脆的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 直到岳绮罗放开他,向自己屋子走回去。他才反应过来,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身看着她的背影,绮罗她刚才说——

  “张显宗,你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-
  我们的霸道小萝莉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人好呀。
 
 

评论(6)
热度(39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