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嫌弃夫妇]等梦回还02

02

无心有些怯怯的盯着眼前的老熟人,他已经告诉她张显宗的转世,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回来找到了他。

按道理来说,他们两人应该相生相杀,不死不休。她杀了他爱的人,他杀了爱她的人。抛去爱不爱的,他们都杀了对方最重要的人。是不应该这么心平气和的坐着的。

无心自从岳绮罗出来,已经没有斗下去的心气了。他们都是这个世间不死的存在,其实岳绮罗说得对,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也只有他们二人可以相伴到最后。却都阴差阳错的遇见了另一人,都过着各自的命途。倒是成了敌人,如今他们也算两清。

就在无心暗自揣摩岳绮罗的来意,岳绮罗却开口了:"无心,他不是张显宗。"

"怎么可能?你在魂术这方面比我更了解,难道你看不出,那就是张显宗的灵魂?"无心皱着眉,他明明能够感知到那是属于张显宗的气息,岳绮罗却说他不是。

"可他已经是唐山海了。"
岳绮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,她还是岳绮罗,岳绮罗就算换尽肉身,百千年,千万年,依旧是她岳绮罗的一生。可张显宗已经不是张显宗了,他可以是唐山海,也可以是别人。除了陈旧的灵魂,残存的意识,剩下的完完全全是一个全新的人生。

没有岳绮罗的人生。

她说的简短,干净。无心却听懂了。他忽然有点伤感——

就连岳绮罗这样逆天的存在,也有逃不开的天道。她自己可以超脱在轮回之外,可张显宗不能。她的确可以用魂术,控制张显宗转生后的生生世世,可那又有什么意思?

"无心,这就是你不去找月牙的理由?"岳绮罗看他的眼神,倒真像是在看一个没有心的怪物。

无心听她这么问,嘴角泛起苦笑。被一个可以说的上是同类的存在这么看着,感觉着实有些奇怪。但他还是答了,掏心掏肺的答了,不知道是说给岳绮罗还是他自己:"岳绮罗,我活的太久了。我没有心,但有感情。只是感情对于这漫长无涯的时间来说,终究是淡薄的存在。这样的事,我经历的太多,我每一世的爱人,朋友,难道我都要一一去寻她们的转生吗?就算我寻到了,我告诉她们,你们上一世爱的是我,她们就会跟我走吗?岳绮罗,你如今见过了唐山海,你该明白我的感受。"

“我不愿意。”岳绮罗没有他初次明白时的颓唐,也看不出一点失落,她依旧那样昂着高傲的面庞,看无心的眼神,也同看凡夫俗子无异了。

“什么?”无心听她莫名的一句,有些愣怔。

“我知道你有办法,无心。”岳绮罗顿了顿,“我要见张显宗。”

这次倒是轮到无心重新打量她了。他的笑容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:“岳绮罗,你这是爱上张显宗了?在他死了以后?”

岳绮罗轻哼了一声,笑话。她如何会爱上凡夫俗子?她只是喜欢被人捧在心尖的感觉。只是想给张显宗一个继续跟在她身边的机会罢了。

“与你何干?”

无心痞里痞气的一摊手:“与我无关,我也没有办法喽。”

“你会答应的。无心,我爱不爱张显宗与你无关,但你爱月牙。”岳绮罗又露出了她狡黠的笑容,神色淡然自若的与无心对视,甚至轻快的眨了眨漆黑的眼眸。

无心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。可能是他活的太久了,越活越回去了。他竟越发的思念起月牙,也许是他们在一起幸福的时光太短,短到不够回味。他比任何一辈子,都要想他上一世爱的人。他这漫长的一生都顺应着天道,如今他活够了,不想活着了。

倒是忽然想逆天一次。
忽然想像岳绮罗那样,活的恣意一次。

“到底是我输给你了...”无心叹了口气,从怀中拿出一本札记来,翻到特定的一页交给岳绮罗,“也没什么,就是用我这一身血,和你这一身功力罢了。”

岳绮罗看着看着,眉头也不自觉的拢起。自顾自的喃喃道:“逆转时空吗......”

“怎么?你这也不愿意了?舍不得你这一身邪术?”无心挑了挑眉,又自嘲的笑了笑,“也是,我是活够了。你才活多久,更何况,为了神魂不灭你都不惜修习邪术,又怎会这么容易的舍了。”

岳绮罗也勾起唇角笑了笑。活多久?活多久不是一个人冷冰冰的看着这群愚蠢的凡夫俗子?摄了魂,万千凡人任我驱使,有什么意思?她岳绮罗不屑!从前不曾永生,所以追求神魂不灭。从前被人冷眼,所以追求睥睨这众生。从前从未被人真心爱过,所以...

“无心。准备做法吧。”岳绮罗神色平静,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。

无心这边还在低头嘟囔着什么,听见岳绮罗的话没什么反应,还是自己说着。过了几秒才安静下来,歪着头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岳绮罗:“你说什么?”

岳绮罗白了他一眼:“我说,作法吧。”

-
做法细节不会写
明天直接咸粽上线好了...
之后就只想发糖了。只是写给他们一次机会,岳绮罗要懂爱,也只能是张显宗来教_(:з」∠)_

评论
热度(29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