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@你是人间风月
晋江:玉溪烟的玉溪

[嫌弃夫妇]等梦回还 01

岳绮罗x张显宗
有私设
可能ooc
没有太多波折 十几章左右

-
01

岳绮罗觉得自己活的有些久了。

久的不知道该在这人间做些什么,人脑花儿吃的有点多,反而显得不太好吃了。她想,自己好像更爱吃糖豆,甜腻腻的。已经好久没有人买给她了。但吃坏了的牙还是偶尔疼一疼。

在她漫长的不能够称之为一生的时光里,岳绮罗想的最多的,除了如何神魂不灭之外,就只剩下了一个凡夫俗子。

张,显,宗。
也不是经常想起他。

只是偶尔路过文县的时候想一想。
偶尔想吃小孩子新鲜脑花儿的时候想一想。
偶尔下雪的时候想一想。
偶尔牙疼的时候想一想。

岳绮罗被无心放出来的时候,本来还是想杀了无心,毕竟这个人杀了爱她的人。但他说,他最后还是存了一念之仁,给张显宗念了往生咒,送他去轮回了。

“现在找还来得及。”

岳绮罗陡然升起一些不自在。在无心看来,好像就笃定她会去找张显宗一样。一个渺小的像蝼蚁一样,连他自己性命都照看不住的凡夫俗子而已,她凭什么还要去找他?

但她只是冷冷的瞪了无心一眼,还是放出了纸人。

她没什么事可以做,凡俗的事都入不了她的眼。岳绮罗喜欢执念,就像她喜欢执念永生,喜欢执念无心的肉身一样。现在她的执念,就是找到张显宗。因为她说过,她会保护他,但她没做到,欠他一条命。总要补回来的,仅此而已。

无心说的都对,他没有骗她,张显宗的的确确入了轮回去了。

只有一点不对。
现在找到张显宗已经来不及了。

这一世,张显宗还是没能离了那些军队的事。天生反骨,当了军统的特务。

“唐山海,”岳绮罗念了一声,扯开一个清冷的笑容,“还真是拗口。”

她很不满意。不满意张显宗不再叫张显宗,不满意张显宗不再穿那件蓝色的披风。不满意张显宗混的越来越差,连个小军阀都不是了。

这种不满意在她亲眼见到张显宗的时候到达了极点。

因为——

她看见张显宗的身边跟着一个女人。而张显宗看那个女人的眼神,岳绮罗是认得的。那是属于她的眼神。现在却被张显宗放在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上。

岳绮罗气的牙又疼了。右眼也跟着疼了起来。一股怒火烧的她身心都难受。忽然就模糊的想起来自己跟张显宗说过,无心能让自己生气也好,凡夫俗子连让她生气都不配。

很好。看起来张显宗还是和那群凡夫俗子有那么一丁点区别。至少她岳绮罗是真的生气了。虽然这怒火,令她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。

是,她不爱张显宗。但张显宗爱她。他绝不能爱除了岳绮罗之外的人。绝、不、可、能。他的身心,他的神魂,不都应该是属于岳绮罗的么?

唐山海和徐碧城正准备从行动处回他们在上海所谓的家。忽然被一个小姑娘挡住了路。

小姑娘穿着一身不合年代的红色斗篷,梳着看起来乖巧的齐刘海,眼睛又大又亮,更突出的是那双漆黑的瞳仁,竟要将整个眼睛占了去,有些诡异却在红唇的映衬下散发出一种和谐。仿佛她白瓷般的面容,就该美得这样妖孽。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,美得阴森森。

唐山海和徐碧城都有些愣。

岳绮罗却笑了,昂着小脸,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不容置疑,似决定,似命令:“张显宗,我饿了,你不请我吃饭吗?”

随即歪了歪小脑袋,露出一副天真的神色,补上了一句:“我要吃小馄饨。”

唐山海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,觉得有一瞬间的眼熟,但仅仅也是一瞬间。因为他现在的处境可不怎么好,对于一切人或事都要小心谨慎。他打量着眼前的人,目光里带着审视和怀疑:“小姑娘,你认错人了。”

岳绮罗的脸一下阴了下来。她笑起来像是普通豆蔻年华的小姑娘,不笑的时候阴森森的,叫人心头都有些害怕。她皱了皱好看的眉眼:“张显宗,我不许你这么看我!”

徐碧城回过神来,对着眼前不甚礼貌的小姑娘笑了笑:“小妹妹,你真的认错人了。他叫唐山海,不是你说的张显宗。”

岳绮罗的神色越发的冷起来。一双漆黑的眼眸盯着唐山海,冷冷的道:“张显宗,你喜欢她?”

唐山海沉吟了一下,又小心的看了一眼徐碧城。几乎微不可见的点了一下头,回答却不置可否:“我们是夫妻。”

岳绮罗的观察能力远胜于常人,所以那细微的动作,都被她收入眼中。她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了杀意,就像她杀了张显宗那八房姨太太一样。只要她想,她可以随时杀了这个女人。

但她知道她不能。
有些可笑,一向为所欲为的岳绮罗,那个高高在上视人命如蝼蚁如草芥的岳绮罗,竟然有了不能杀的人。竟然不能随心而为。

“看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,我叫岳绮罗。”岳绮罗看着唐山海,想要在那张同张显宗分毫不差的面容上看到些熟悉的神色,眼角眉梢的宠溺和温柔,早就遗失在了岁月里,如今只有猜疑和防备。

“岳绮罗。”唐山海轻轻的念了一遍,那种熟悉的感觉,不来自脑海,也不来自记忆,而是来自灵魂。眼前的小姑娘诡异又神秘,他们明明素昧平生,可他身体里竟然有一种感觉,叫嚣着,想要亲近她。唐山海勉强克制住这种感觉,这太过危险了。这并不是一个经过训练的合格特务应有的感觉。

岳绮罗听着唐山海毫无感情的念出她的名字。她忽然觉得无趣,裹挟着淡淡的失落,化作一种让人酸涩的情感。她将目光移到徐碧城的身上,干脆的开口:“如果我杀了她,你会杀了我吗?”

话一出口,徐碧城觉得一阵杀意从那阴森森的小姑娘身上散发出来,她不自觉的有些颤抖,退了一步,由唐山海护在身后。

唐山海皱起眉头,徐碧城是他的搭档,是他名义上的妻子。更何况,他对她说不上情根深种,可也是有情的。他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,他应该毫不犹豫的回答,可在面对岳绮罗的时候,那个会字像是卡在喉咙里一般,说不出口又咽不下去。

时间仿佛过的很慢很难。
岳绮罗只是看着她们,她怎么能容忍,张显宗竟然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。他就应该永远跟在自己身后,永远忠诚,永远深情。哪怕她曾经不想要也不接受。

“会。”
声音不大,但却坚定。
很快随着风消散了。

岳绮罗难得的愣住了。他说,会?他会为了别的女人杀了自己?这样的张显宗,和那些凡夫俗子又有什么区别!牙忽然疼了起来,连带着神经都疼了起来。她举起泛着红光的双手,准备操控藏在袖口里的纸人——

“张显宗,我会保护你。”
她听见自己稚嫩又清脆的声音。
缓缓放下双手,压迫在空中的杀意荡然无存。她的神色又平静下来,淡漠,越来越淡漠,是不屑一顾的淡漠。

“你不是张显宗。”张显宗不会这样。岳绮罗心里补上了下一句,但她不会说出口,也不允许自己说出口。

她转过身,不留恋的离开唐山海。
唐山海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,拼命的按捺住留住她的冲动,他是唐山海,他抛不下徐碧城,抛不下他的任务,他的国家,他的正义。她每走一步,像走过了一生。直到再也看不见踪迹。他心里清晰的知道,大概终其一生,消失在他的生命里。嘴里泛出苦意,有一滴泪不自主的滑落眼角。

他好像失去了一个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。

-
只是拉唐山海出来溜达一下_(:з」∠)_
因为我觉得张显宗就是张显宗。转世了就不是了,也是有自己生活的人了。
入坑好像太晚了点.....绝望。

评论(1)
热度(28)

© 玉溪烟的玉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